lila

文瓶颈ing 正在尝试当画手
然后画也瓶颈了orz
主文野太芥 织太,国动博爱
啊 最近墨雨酱要把我踹双黑去了 我估计我文野也是博爱了
爱画啥画啥
Fo就别取关,这里玻璃心
(博客封面画师のか,侵权删。)

一种冲动【*太芥



在他醒来的前一秒,我忽然很想吻他。我看着他——我没用的手下,我差劲的学生,我脆弱的让人爱怜的龙之介——我看见他薄薄的泛青的嘴唇,看见他没有一丝血色的面庞,看见他晕着深色阴影的紧阖的双目,那一瞬间,我真的有一种冲动——我想亲吻他,想将唇抵上他高高的冰凉的额骨(我觉得他的额头那么苍白一定是冰凉的),想将自己的温度传达给他。

“如果我能为他分担一半的……”

我忽然这样喃喃自语起来,但话未说完我自己张皇了。我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我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会脱口而出这样煽情得让人鄙夷的话,这实在不该是我会说出的话呀!我同样无法理解为什么现在我的心中溢满了悲伤的柔情,那如金盏花般的苦涩,似被人所爱那般的难堪与煎熬感——到底是从何而来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唇如在恐惧一般微微颤抖着,我有一种冲动,我想吻他,我想轻吻眼前这个人——龙之介的高高的冰凉的额头。

但是…………我没有。我还在滑稽地踌躇着的时候,下一秒,芥川龙之介醒来了。

“太宰……先生?!”

他那两枚黑漩涡似的眸子一下缩小,嵌在大大的眼眶中胶白的眼白里,不得不说,怪瘆人的。

“您…?!”

他挣扎着要坐起来,我皱了皱眉——太惊惶了,这样手忙脚乱的,估计还没勉强地坐起来,他身上的伤口就会因动作幅度过大而再次撕开吧。我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芥川的衣领——就算是最小号的病号服对他来说也过大了,他的领口松松垮垮的挂在肩上,从中可以轻而易举地将领下单薄的身板一览无余,我看见他身上裹着一层又一层厚厚的绷带。

——这样倒是和我挺像了嘛……

我阴郁的想,然后叹了一口气……我用手掌按住芥川即将要抬起的头:“不要动。”我弯曲指节,我的手指抵在芥川黑漆漆的头发上。
——……头发太硬了,有些扎手。以及他的额头……猜错了呢,明明脸色那么苍白额头却是滚烫的,就算在发烧也一副清醒寡淡的怨念脸,芥川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我想着,手心摩挲过芥川的眉心——就是那个我本想轻吻的地方——我的心中很奇异地升腾起一股类似于悔意的不快乐。
我重又看向芥川,发现他也在看着我,不,他是在对着我失神。大大的眼眶微微低垂着,胶白的眼白染上微弱的粉红,不再紧缩的眸子自然也不再瘆人,甚至像是未打磨好的黑曜石般表面笼着细碎斑驳的光影。


他的眼眶明明是那么干燥——就像寂寞的沙漠一般——但是——为什么他的眼角却滑下一条银色的线呢?诶呀。我看着他——看着他脸庞上挂着的那滴摇摇欲坠的,像是下一秒就要蒸发殆尽的残露。我不明白,很显然这眼泪的主人也不明白。他甚至来没意识到泪珠的滚落哩!——他仿佛还失神在自己的恍惚里。





fin.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