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a

文瓶颈ing 正在尝试当画手
然后画也瓶颈了orz
主文野太芥 织太,国动博爱
啊 最近墨雨酱要把我踹双黑去了 我估计我文野也是博爱了
爱画啥画啥
Fo就别取关,这里玻璃心
(博客封面画师のか,侵权删。)

我在名为“幸福”的小镇拣回一枚男孩

我在名为“幸福”的小镇拣回一枚男孩
【*太芥



我在幸福镇发现了一个男孩。和幸福镇上的绝大多数居民一样,男孩也拥有黑若煤炭的头发(忽略灰白的鬓角),白似冬雪的皮肤,红如鲜血的薄唇*(1)。我注意到他时,他正抱腿坐在自家房前,用那双空虚如沙漠的灰色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却也不像是在看着我——他的目标似乎在更远处。说实话,如果不是知道自己身处幸福镇,我还真的会以为他在隔着我对着天空冥想呢。


“幸福镇一点都不幸福。”我的原拍档曾经这么说。那是我们第一次来幸福镇。说这话时,中也他正便无表情的踢着地上散落着的七彩积木,他那天蓝色的眸子冷得似冰——老实说,看着他这般凝重的表情,我本来应该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才对,但那时我笑不出来——不是因为什么良心发现,而是——周遭的气氛实在是太过压抑,压得连我都喘不过气,继而很没开玩笑的心情。

我不禁抱怨起这个鬼地方来。幸福镇。中也说的没错。幸福镇一点都不幸福。


——(棒读)幸福镇很小,棕石地砖铺地,地上散落着玩具汽车与积木;童话风的房屋整整齐齐,都是孩子气的糖果色,五彩缤纷的好似教堂的彩色玻璃。这是个极度富饶的地方。这儿的泉口能冒出金水,雨天钻石可能从天而降。食品店里,陈列着各式各样精美的点心,却没有人买——因为每个人家中都有备着蛋糕蔬果,这里的食物,都带着伊利亚的吻痕(2)。

但这样一个,可以说颇具社会主义博爱精神与乌托邦特色的小镇,却也带着一种世纪末颓废无望的气息。这气息是灰色的风,盘旋在碧蓝的上空,也弥散在每一处街道巷口。这黯淡,与幸福镇斑斓的彩色本质交织在一起,突兀而又密不可分。若非要比喻,这颓唐的萧索像画家二周目为大色块添上的阴影,也像梦神奥列・路却埃悄悄加入牛奶中的那滴苦涩的泪*(3)。

带来这种气息的,是幸福镇的居民。与幸福镇色彩纷呈的城建不同,这里的人们,身着同样来自童话的,洛丽塔风格的礼服,但绸缎的色彩无法弥补他们的生气。这里的人们——他们的人生从出生在幸福镇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结局——安详的活完一世后安然死去。被剥夺了许愿的权利的他们,又怎会带有想象力与希望的生机呢?——活在安全的储物柜上,没有烦恼也没有追求——乌黑若煤炭的头发,苍白似冬雪的皮肤,精致的容颜,空洞的双眸,红如鲜血的薄薄的嘴唇——他们都像活在展览橱柜上的人偶,仅作拥有呼吸的饰物。


以上是当年指引我和中也前来幸福镇的疯诗人所告诉我们的全部信息。事实上,当他说及冒金水的泉眼时,我和中也就打断了他的回忆,迫不及待地询问起这个小镇的地址来。后面的那大部分信息来自于我们从幸福镇归来前夕检查行李时发现的手记——那张纸被揉成一团悄悄的塞进了中也的水壶里。本来,这种对幸福的贬低我是向来不信的(因为贬低幸福的向来都是不幸者,他们对幸福的排挤是不纯粹的。带着嫉妒的诽谤,是让人作呕的卑贱的。),但看过幸福镇后,我却不由的对疯诗人的话由衷的信服了。


这么说有些矫情,但不得不承认,当年我和中也揣着满包满口袋钻石和金粒离开小镇时,我们的心情并不愉快。中也说“我再也不要来这鬼地方了。”,我说我也是。然后几年后的今天,我又来到了幸福镇,也算是自己打了自己脸了。唉,没办法呀,钱挥霍完了,除了再来一次“金库”,没其他办法了。

捡拾这儿花坛中的钻石时,我本多少是带着一些身为小偷的拘谨的。但这份拘束很快就被其主人的无视所冲散了……直到看见
这个男孩。他是镇中第一个正脸对着我的镇中人。他看着我的方向,像是感受到了外界似的。很奇怪。在这个小镇,这么普通的事也显得那么奇怪。我惊奇又不安。于是我们四目相对,良久无言。正当我要将他的行为归入“无意识的盯着别人的脸发呆”时,他兀地开口了。

“你……是……”他的喉管像是从来没用过般沾满了灰尘。

“我是异乡人哦。”我笑着回答他。

他像是因发自内心的惊奇与喜悦而瞪大眼睛,嘴仍紧紧抿着。这样茫然间感情流露的表情,让我莫名其妙的觉得可爱。在这一刻我脑内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要不要把这孩子带出去呢?把这个白纸一样的孩子带去黑色的世界,带来苦难的世间?我不知道我这样的想法是出于善意的想要放鸟离笼,还是恶趣味的仅为完成一个不算有意义的实验。


“少年,你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吗?”和我一起?


男孩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他低下头,似乎在思考什么(也许是我的态度让他想起了看过的绘本里的某个角色吧),等他再抬起头,他的眼中多了一丝异样的坚定。他不熟练的,用生硬的声音问我:

“外面,是否能找到人存在的意义?”





*(1)借用《白雪公主》中的描写。
*(2)旱灾中,一名善良的寡妇将自己最后的水和粮食给了伊利亚,然后水和粮食受到神的祝福怎么也吃不完。(《圣经故事》,有改编。吃不完的食物这一概念《格林童话》中也曾出现。)
*(3)源自安徒生的童话《梦神》,有改编。(PS:本误写成是王尔德的作品,经霜降小天使指点改正,真的非常抱歉)

Fin.本文结局看标题。


因为其他脑洞太长了临时想并用了这个,结果也很长…【趴】

是复健……虽然写完病得更厉害了。没写出该有的水平。啊……好绝望啊。

因为长又不满意就不算作段子系列的续作了。啊……但愿别掉粉啊……

评论(2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