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是我知音。
(简介在下)
高三党 开学长弧。高三上学期会努力保持月更。
清水写手 我这里其他什么都有就是不会有车
HE爱好者 发糖专业户。
产粮概率:静临>>闪恩>其他


(博客封面犬妈的!我超级喜欢这封面的那本清水本qwq侵权删哦)

【文野/太宰中心向】花终时

Part.2【☆宰中心全员向/本篇开头私心微太芥倾向】
*用电脑不方便呢……前篇请找我空间w
*我流花吐症/本P完结/有隔壁剧组(折原临也)客串/有一点社乱情节/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




5
沉默。

沉重的沉默。

从芥川走近房间,在太宰桌对面的蒲包上坐下开始,低沉发黑的诡异气氛一直萦绕在两人周围。芥川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太宰,太宰则仿佛什么都没感觉到似的,专心的用筷子将锅中的食物撩进碗中,十分认真的吃着。

“啊,”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太宰打断沉默,“芥川君要一起吃一些吗?”他抬起头看向芥川,木质的筷子轻敲钢锅,发出一声轻响。

“……”芥川皱眉,他看了看太宰刚刚从锅中捞出的食物——半个剥了皮煮烂的橘子。芥川移开视线摇摇头。
“太宰先生,”芥川开口,“在下听说了奇怪的传言,听说……”
“啊 是真的哦,我快要死了这件事。”太宰回答的极其轻松,就好像承认前一天去过一次便利店那么随便。
“……”
“芥川君是为了什么事而来呢?如果没有其他什么要紧的事就…”
“太宰先生!”察觉到太宰将下逐客令的芥川连忙打断了太宰的话,却在太宰一连玩味的歪着头看着自己时垂头说不出话来。
其实芥川本也没什么话好说的。从听到中也说出太宰将死的消息的那一瞬间起他的脑中一直是空白的 除了莫名其妙的“想要再见先生一次”的强烈愿望之外什么都没有。
而现在,终于见到日思夜想的人之时,忽然冷静下来的他才意识到自己来找太宰其实并没有什么真正的目的。
自己只是想看看这位对自己极其重要之人、想要确认他还好好的活着罢了。
而当看到那人还是老样子,既不能算活得有多积极也不能算死的有多彻底的模样,自己心中就也不能算安心也不能算不安的,无奈的只剩沉默了。
“……”
但就算如此、也有一个不得不认真询问的问题。
芥川重新抬起头,“太宰先生,真的 没有治好这个病的方法了吗?”
“噗———”太宰一口汤差点喷出来,他吃惊的看着芥川,然后笑得弓着背剧烈颤抖。
“哦天哪,我以为芥川你能为我终于实现愿望和我一样开心,然后真诚的送上祝福呢。”笑够了太宰这么说着很是无奈的摇摇头,芥川抿紧嘴唇。
“不过呢……很遗憾,治好这个病是真的不可能啦。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那位让我爱得快要死掉的小姐究竟是谁呢。”
——但也可能不会哪位小姐。
芥川和太宰的心中都这么想。


——得花吐症的原因?其实很宽泛啦……除了真正的爱情,类似执念、极端的渴求、或者其他的不寻常的感情也可能成为这种病的诱因。

——这样的话也有可能的吧……即使不可能有爱情,但非常重要的人选……比如说虽然不承认 但极其认真的教导过的、悄悄的引以为傲着的学生什么的。


芥川的心中本不该出现过于超越身份的想法,但在这时候,他心中竟出现了奇异的让他不安的期冀。他看向太宰的眼神复杂又坚定。
“芥川君,”就在这时太宰忽然放下了手中的碗筷。他移动身体弯腰在地上寻找了一番,然后重新抬起头。他抬起手,将手在芥川面前展开。
“花吐症这种病是会传染的哦。”




……如此强硬的婉拒。

太宰手中的花有着美丽脆弱的形状,却已经通体粉色。花自根部缓缓向上蜿蜒着深色的红痕,像是狰狞的血管,又像是名贵瓷器上滴血的裂痕。

太宰柔和的笑着,他几乎没有这样温柔的对芥川笑过,但芥川看得出太宰笑容之后冰冷的固执与明确的拒绝。

芥川叹一口气。果然……不,本就应该是这样的结果才对。

“多有唠扰,非常抱歉。”芥川起身,“那在下就不再占据先生的时间了,先生,”

他在走向门口前从太宰手中拿过那朵怪异的花。

“请多保重。”


——不甘心。
浓郁的花香混杂着沉重的血腥气,在舌尖化为怪异的苦涩。看上去柔软的花瓣延食道而下,竟像刀尖划过。
——还是无奈又不甘。
少年站在黑夜中一盏路灯下,保持着仰头的姿势,眼睑在苍白的灯光下微微颤抖。


此时的远处,男人坐在桌边,回想着下午少年说的话。
“太宰先生,真的 没有治好这个病的方法了吗?”
——没有哦。
太宰心说。
——但是不治好病却一直活下去的办法……是有的哦。



6
【时间回到一天前】
若探究太宰久宅在家忽然出门的原因,会发现其实很简单——并没有什么突发事故、也不存在死前忽然回光返照想再浪一波什么的……只是单纯的,太宰发现家里几乎一点吃的都没了,仅此而已。

“啊……”好不容易走出家门 来到离家几百米开外的便利店的太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将挑选好的罐头肉放入购物篮的动作有点吃力。
今天太宰还在发着低烧,他很累,全身的骨头都好像在发软,他觉得下一秒自己就可能直接倒下去。——真是的,为什么要出门呢。太宰不禁后悔,早知道今天就将就着那过期了两年的蟹肉罐头过了得了。他这么想着,半个身子靠着货架,借力向前缓缓地走着,走过水果货架时,他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哎呀,还是很精神啊。”

一身职业装的短发女性站在不远处,右手托腮微笑着看着太宰,女性头上的金色蝴蝶发饰熠熠生辉。

是与谢野。



“这么说,你是得了花吐症就搁这儿等死了?”
与谢野语气平淡,她向前了几步,直对着货架抱肩站着,好让太宰在与她面对面的同时也能靠着货架借力不那么辛苦。
“是啊。”太宰很平静,“我的愿望就要实现了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是没什么……”与谢野抬手掐了一下自己的人中,
“说起来,我以前曾经试着救过一个人哦。”

“……嗯?”
“是个很奇怪的人呢,”与谢野收回手,像是在回忆什么古久之前的事一般皱起眉头,“他自称是情报贩子。那家伙得了*只要见到某个人眼泪就会止不住*的怪病,特意从新宿赶过来要我帮他治病,听他说是'其他什么办法都找不到了只好来试试超自然治疗法'。虽然是这么莫名其妙我行我素的家伙,但看在这怪病患者有些解剖价值,以及他给的手术费真的高到让人动容的份上,我还是尝试着为他进行了手术。”
“……”
“结果失败了。”与谢野闭眼耸肩,“果然有些怪病不用正确的治疗方法是不能根治的。不过——”她有睁开眼睛,太宰发现此时医生眼中少了一丝往常的随意慵懒,多了一份严肃,这让她的深色眸子氤氲在一片神秘之中。
“他的病情在手术后,恢复成了得病最前期的状态。”



——喂喂,听得到吗?哟太宰!是我,名侦探江户川乱步先生。
——好久不见啦。最近,社长给我买了一条小金鱼哦,虽然第一天就差点被我喂死了,但很快就恢复精神,现在又可以在侦探社的浴缸里横冲直撞了。
——啊对了,你的情况我听说了。嗯,也可以说我推理出来了。你这家伙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了?乐观一点,就算至今为止病因都没参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有句话叫什么来着社长?啊对对对,天无绝人之路,办法嘛,当它应该出现时就会出现了。
——然后,就要看你的选择了。有些时候还是要坦率一点的,不管是对身边的人,还是对这个世界。
——比如我今天~~~就想将金鱼和小仙人球养在一起!可以吧社长?
(#通话被切断的声音#)



(便利店中)
与谢野说完就继续抱肩站着,看着太宰沉默不语。
太宰愣愣的听完与谢野说了一切,忽然直起身,对着与谢野做了一个无奈耸肩的动作,和与谢野之前做的别无二致。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而且,你忘记我的【异能力无效化】了吗?”
“【天无绝人之路】。方法这种东西当它应该出现时就会出现了。”
“……”太宰没再说什么,直接回头,将注意力集中在身后的水果货架上,他修长又惨白的手指指尖在货架上自上而下一排排的掠过,路过某一排时顿了顿,太宰从货架上取下小半盒橘子。
“你们应该再清楚不过我的爱好和追求了。”太宰幽幽开口,他的视线凝固在橘子盒上,也许是因为身体欠佳的缘故,他的话没有平时的力量与从容。
“是啊,本该如此。”与谢野笑道,“但有些东西真的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吗?”
“……”
——太宰你一直尝试着自杀但一直死不掉,甚至都没有生命危险呢。
——你一直嚷着想去死,但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或者说面对将要失去生命的时候,你的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真的只是单纯的喜悦吗?
“我想,你还是认真思考一下接下来的路怎么走才好。”与谢野说罢转身向门口走去,走了几步像是想到了什么,再次回头对太宰开口:
“侦探社的其他同事我不清楚,但我本人对解剖身患如此怪病的人的身体 感兴趣得不行呢。”



此时。
太宰坐在桌前,想着先前离开的少年问的问题与前一天遇到的前同事所说的话。
他面前面前的桌上放着那台拆了芯片的手机,手机旁还有……另一片芯片。
——完全没有用过的手机芯片,但里面装着和之前的芯片中所储存的如出一辙的 完整的通讯录。
“我这是在干什么。”
太宰心情复杂的看着桌上的手机和芯片,他几不可闻的叹气一声,伸手将抓过手机翻个面,把芯片填进去,然后挥手将手机扔到最远离他的桌角——没有开机。然后他自暴自弃的在榻榻米上躺平。
有点想自嘲,又有点自我嫌弃。




7

……
沉默的,沉重的,漆黑的梦境。


太宰睁开眼睛。眼前的一片漆黑让他感到新奇又压抑。他试着挪动身子,却发现自己像是被囚在一把椅子上,无法站起,甚至无法挪动丝毫,于是他索性放弃了。太宰倚着身后的虚无,尽量放松下来。


——此时自芥川拜访那日以来,已又过多日。

太宰能感受到时光的流逝,却记不清到底过了几天。这些天他的病进一步恶化,似乎正在全面推进对他全部身体与精神力的侵略。太宰觉得那病毒可能是打算一鼓作气攻下这副身体了,然后他又不禁为自己感慨:都到这个时候了,自己竟还能对这些病毒勇往直前的大无畏侵略积极性感到敬佩,可见自己的轻佻和恶趣味是真的已经掺进骨子里了。
太宰的手机还安静的置于桌角——依旧没有开机。太宰仍没与侦探社联系,他觉得很累不想动——而且电话那头又似乎总给他一种很微妙的跃跃欲试感,太宰这样想想就觉得心情微妙又想吐。

然后他就真吐了。吐出的花不多,但已由粉红一点点加深,先前蜿蜒的红痕也一点点渲开,化为已不很突兀的深红色血块。
吐完花太宰感觉头更晕了,他慢悠悠的躺倒在地,感觉耳边嗡嗡作响,身体也一点点烫起来——高烧烧起来了。太宰索性闭上眼,直接坠入梦境的深渊。
——他也习惯了。自发低烧以来,太宰经常昏昏欲睡,混沌间他经常做梦,梦到的都是些过去发生的事——有远有近,远的可以追溯到他小时候森先生带着与爱丽丝出门看白蝶,近的也有得绝症后,他最后与旧情人们的缠绵,与中也与谢野芥川见面的等等等等。
以第三人称视角看自己身上发生的种种是一种很奇特的体验。
就像是在看走马灯。太宰享受着提前到来的权利——的确是享受,梦有着现实中所没有的斑斓色彩,在梦中他的身体也正常的舒服的不行——太宰抱臂看着过去的自己的种种,笑的没心没肺。


【就这样吧。】

忽然,从梦的角落,传来琉璃破碎那般让人心颤的声音。

然后梦境在一瞬间坍塌,太宰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忽然陷入一片漆黑之中,身体也像被绑在椅子上一样无法动弹丝毫。太宰下意识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周围的东西,但这是徒劳。
于是他索性放松下来,靠在身后的虚无上,他微微闭眼又睁眼——视线的尽头似乎有些许变化,一点点淡淡的白光映入眼帘,且似乎越来越近……



像是白蝶振翅那般微弱的光晕。


有人影走近,是个白色蓬发、身形纤长的男性,着一袭黑衣。黑衣长长的衣摆上镶着细小的碎钻石(也也许是水钻),即使在微光中也闪烁着朝露般夺目的光彩。男人一言不发默默走来,过长的刘海的阴影下他的表情暧昧,太宰看不真切,但太宰却露出等待什么许久后终于等来那样如释重负的浅笑。“你好,”太宰说。



男人抬起头。

白色微卷的刘海微微分开,露出其下层层黑色绷带。男人露出的左眼居高临下的看着太宰,鸢色的眸子里布满阴翳。

【事到如今,你究竟还想逃避什么?】

男人开口,是与太宰如出一辙的嗓音。





8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不是吗?


今天太宰直到黄昏时间才醒来。刚刚清醒过来时,他躺在旧榻榻米上足足愣了十秒钟,然后有一个预感毫不突兀的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太宰治细细的咀嚼着这句话。他起身,半湿的毛巾从他的额间滑下,太宰一时想不起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将这毛巾捂在眉间的,但他也不想管这些有的没的。他将指尖抵住额头——冰凉对冰凉,太宰的烧已经退了。

今天太宰的脑袋一点都不晕乎;今天太宰的身体一点都不沉重。太宰觉得很轻松——不管是身体还是心情,就像是得花吐症只是一个梦,明天的太阳也会照常升起,而他太宰治也………太宰看着自己毫无血色的指尖——他太宰治的确是再看不到下一个日出了。

这样想着太宰哼起了歌,他干脆的起身,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房间,也将被褥稍微整理了一下。他将那罐蟹肉罐头打开放在枕边,那支没开机的手机就在放在罐头旁边。他将收集的吐出的花取来铺在被褥周围——最后几天没吐什么花,数量有些不足呢……他皱眉,但很快释然了。
布置完这一切他起身,“要不要去楼下买几瓶酒陪葬呢?”算了吧。他直直的走向衣柜,打开,看了一眼那些再也不会用到的多到恶心的白色绷带卷,然后将视线放在眼前——那件失踪已久的适合夏天穿的灰色和服被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如此显眼的地方。太宰将和服展开,在鼻下嗅了嗅——一股灰尘的味道。他沉默了一下,然后利落的将和服套在身上。

他重新躺下,躺在被褥中间,他看着上方的窗户。彼时黄昏,今天的晚霞还是一样的美,大块面的紫色层层叠叠,其间流动着红黄的亮光。





——呐呐你说,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花吐症】这样的奇怪的病呢?

——【暗恋中的人才会得,会吐出美丽的花,只有正视心意变得坦率才能治好逃离死亡】、这样的病症的存在意义是什么呢?

——……说到底,就是莫名其妙插入的第三方力量,其目的,只是想要处于别扭之中的人不再逃避,认真对待自己的心意,坦率起来,最终迎来自己的HE罢了。

——对啊,花吐症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患者寻得通向幸福结局的捷径啊!





【事到如今,你究竟还想逃避什么?】

被囚在座椅上的太宰治,看着眼前开口的白发的另一个自己,嘴唇抿了抿,但什么也没说。白发宰看着似乎想要顽固到底的太宰治,微微叹了一口气。

【服了你了。那好吧,我问你几个问题。】

白发宰又向前走进,他在太宰身前半蹲下,缚着黑色绷带的右手扶上太宰的面颊,将其轻轻托起。白发宰的鼻尖几近抵上太宰的鼻尖,白色发丝与黑褐色发丝微微纠连,他鸢色的眸子对着太宰鸢色的眸子。


【1,为什么终于有了死的机会,向来谨慎的你却不确保能万无一失的死掉呢?】

——曾与中也的交谈。
——{这位让自己思念迷恋到即将死去的“佳人”是谁呢?思来想去太宰都想不出这个人。这段时间的居酒屋纵情,太宰本就没有避开那些最近或是过去与自己暧昧的女子。但一路亲过来,病情也没什么好转的迹象。}
——虽然也可以用随性来解释,但万一女孩子里真的有那个得病对象不就死不成了吗?
——为什么不避开呢?



【2,既然已经决定不再和以前的朋友们交流了,手机芯片也留在了原来的公寓,既然手机已经没用了,为什么却带走了手机呢?】

——搬家之时。
——{在搬家时太宰就刻意的注意保密工作万无一失,最后一次离开旧所时他还将已拔出的手机 芯片留在了桌子上,其下压着一张写好了的便签——“请不要来妨碍我。”}
——……{太宰面前的桌上放着那台拆了芯片的手机,手机旁还有……另一片芯片——完全没有用过的手机芯片,但里面装着和之前的芯片中所储存的如出一辙的 完整的通讯录。}

【为什么还会有另一张电话卡,其中还有完整的通讯录呢?】




【3,为什么与谢野会医生忽然跑来告诉你活下去的办法,一向看透一切的乱步先生,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与乱步先生的通话。
——{然后,就要看你的选择了。有些时候还是要坦率一点的,不管是对身边的人,还是对这个世界。}
——{“太宰你一直嚷着想去死,但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或者说面对将要失去生命的时候,你的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呢?真的只是单纯的喜悦吗?”}



【4,太宰治,使你得花吐症的对象究竟是什么?让你如此逃避的,究竟是什么?】

白发宰直视着太宰的眼睛,太宰也看着他,极近的距离下他能看见对方眼中映着的自己,一点也不惊慌,虽然不好看,但仍在游刃有余的浅笑着。





——这是我对人类最后的求爱。尽管我对人类满腹恐惧,但却怎么也没法对人类死心。(太宰治《人间失格》)
——“尽管我觉得这个世界无药可救,尽管我无数次的自杀,但在心底的某处,我确实无法对这个世界真正死心。”
——这是一份怎样都无法绝望的感情。我知道这其中的逃避与偏执,已经几近卑微的暗恋了。



“你的这些问题的答案我都知道啊。”
太宰沉默许久后终于开口,前几个音节微微有些沙哑但音色很快恢复了清丽。他看着听着自己开口的白发的自己眼中慢慢流露出的满意又期待的神色。

“但是啊——”

——我啊,真是个狡猾的人。


“我还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白发宰的表情瞬间凝固。



——花吐症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患者寻得通向幸福结局的捷径啊!

——而如果患者死不悔改……一定要别扭到底的话,那死亡只是对他们的不坦率小小的惩罚罢了。



是惩罚啊。

但是对太宰治来说,“死亡”真的是一种惩罚吗?

【花吐症】真的会放任他就这样得到解脱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在白发的另一个太宰出现的时候,就已经给他了。这看上去是多么不尽人意的,任性的残酷的结局,但就太宰治而言……



“这样的惩罚方式真是像天方夜谭一样让人惊讶,但对这结局我也没有逃避的冲动。”

太宰微弱的呼吸喷在白发宰的脸上,白发宰皱了皱眉。太宰继续笑道:

“那之后就要拜托你了,太宰治。”


漆黑的梦境分崩离析。




9

晚霞映在旧榻榻米上的红光一点点淡去,铺在地上的红色花朵像是融于晚霞中似的,随着夜色降临也一点点蒸发在空气中,消失不见了。

暮色已至。远离闹市的老屋外听不到人群的喧嚣,也看不见霓虹的斑斓。屋外唯有淡淡斑白的灯光,未点灯的房间中黑漆漆的,黑暗中屋内弥漫的灰尘借着由窗渗进的灯光,像是闪烁着的白蝶鳞粉。微光散落在沉睡之人的身上。

寂静中,天边泛起淡淡的白色。黑色的天幕在满满褪色,由纯黑一点点淡化成灰,灰色一点点溶解于白。天渐渐亮起来了。有阳光漫过世间,通过窗户透进屋内。金色的光漫漫淌进来,一不小心灼染了男人白色的发尖。
像是感受到了温度般,沉睡中的男人皱了皱眉,他伸出手抓了抓附在眼前的卷曲的白色刘海,慢慢睁开眼,雪色之下鸢色的眸子显得格外深邃。
“……”
男人没有坐起来,他沉默的躺着,手伸过眼前在空中转动,他看着手臂上层层包裹的白色绷带,露出了像是在嘲笑谁一样难看的笑容。




“总而言之,先找个地方换一下黑绷带吧。”









正文.END(?)




感谢观看!!!!这篇文是会有番外哒!!!而且番外大概会以轻松搞笑为主(真的吗???)有些正剧里没有讲清的设定也会在番外中找块地方解释一下!

结局大概看懂了吧……自己理解!(lila的理解会放在番外中)顺便一提白发宰是真的好看!!!想想都觉得贼苏qwq这个设定一是反色二是曾经看到过一个太太画的白发宰……现在找不到了qwq但如果有缘真希望大家都看看!!!记忆里那只宰也是极好看极好看的!(我文中的白发宰也是回忆那张图给人的气质写的w)

然后然后然后………想—要—评—论!!!!我难得写文还写了10000+……想听听看大家是怎么看这篇文的!关于剧情的讨论或者人物塑造的建议都想要……拜托啦!评论多多以后会小甜饼多多哦!!!

最后预告一下下一篇文是【静临】相关,就是本文中所说的*折原临也得了见到某个人就会泪流不止*的梗,HE,预计也得10000+,会有一点点与谢也医生戏份,那篇更完两文的番外会联动w
希望和我一样是双厨的朋友不少,以及,来私我啊,同样双厨这么巧合不扩个列吗?(期待的眼神)

评论 ( 13 )
热度 ( 25 )
  1. 墨雨lila里🌙 转载了此文字
    我把原来写的那个弄丢了orzzzz所以来重写!)一开始听lila说反色宰的时候其实觉得挺别扭的😂反...

© lila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