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是我知音。
(简介在下)
高三党 开学长弧。高三上学期会努力保持月更。
清水写手 我这里其他什么都有就是不会有车
HE爱好者 发糖专业户。
产粮概率:静临>>闪恩>其他


(博客封面犬妈的!我超级喜欢这封面的那本清水本qwq侵权删哦)

【静临】发烧就会放飞自我这还有救吗

又名所谓烧后乱性(bu)、其实发烧没啥大不了只要临也开心就好临也不开心
有私设w犬猿之仲日常第一弹,新人入坑多关照ε-(´∀`; )





“我啊,最讨厌小静了。”

不锈钢垃圾桶擦着耳朵险险飞过,折原临也像是什么都没感受到一样继续笑着。他的脚尖打转,插着衣兜的双手随着步伐摇摆带动衣角纷飞。

“我最喜欢人类了,人类真是最有趣的生物,观察他们真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事。喜悦也好绝望也罢,欣慰,失望,惊奇,恐惧,愧疚,绝望………不管是什么情感,只要是在人类的身上体现,就仿佛酱油淋上了金枪鱼寿司,由空洞的形容词——又或者是动词转变成了一种鲜活的趣味,这是让我欲罢不能的诱惑……”

手中握着的标志杆金属柄一点点变扭曲,平和岛静雄冷冷的看着不远处欢快跳动的情报贩子,强压住自己快要冲破天际的怒火。


平和岛静雄今天的火气格外大。不因别的,只为今天折原临也特嚣张。


如果说平时的折原临也只是像只跳蚤一样跳来跳去,那今天他可真有“扶摇直上九万里,一跃而起上青天”的趋势。不仅大清早就在池袋街上乱窜各种泄露情报拼命挑事引发了数场暴力事件,还一鼓作气煽动三方势力搞小静。静雄怒气冲冲的攥着标志杆来兴师问罪,他不逃也不躲,带着灿烂到嘴角都要裂开的笑容在原地自嗨,还像超强力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突突”的炮语连珠传扬自己信奉的邪教。


“——人类是这样神奇又可爱的生灵,所以我喜欢人类。我爱人类,人类最棒!人类LOVE!!!——”


临也说着一侧身,避过“咻!”的射来的白色标志杆。他的动作像是电影慢镜头,缓慢帅气夸张又做作。

平和岛静雄保持着掷出某物的姿势,超凶地瞪着折原临也喘着气。

临也也似乎终于注意到了眼前这人,收敛起笑容一挑眉,竟跨步直直就往静雄这边走。



“人类这么有意思——但是小静却那~么令人讨厌。”

他停在了停在静雄面前,仰头看着静雄。为这莫名其妙走向懵逼的平和岛静雄已换了个比较正经的站姿,有些正襟危“站”的看着面前矮半个头的死对头,四目相对间折原临也忽然又开始笑了,他抬手勾住平和岛静雄的领结,往下狠狠一拉!静雄猝不及防一个踉跄,成功消除身高差的临也将过热的呼吸尽数喷在静雄脸上。


“小静这样的怪物为什么会存在呢?不像人类,暴力无趣又麻烦,这样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我不明白。小静为什么不去死一死呢对世界也没损失啊。死了我一定会托人带个最大的花圈站在吊丧队伍的最前列虔诚的祝福小静再也别回来的。”

“…你”

“从某个方面来说,人们也都喜欢怪物一样的小静,这是为什么呢?难道遇到怪物不应该感到恐惧厌恶然后敬而远之吗?人类的行为总是这么出人意料,不过这也是人类的魅力之一呀☆”

“……”

“但就怪物而言,小静真的值得被如此善待吗?或者说,这样融入人类对怪物而言真的好吗?小静那么亲人,真是失格的怪物。我能理解人类的孩子崇拜力量而喜欢哥斯拉,但人类喜欢上这样失格的怪物,实在是让我太失望太同情了。”

“……临也君哟。”

折原临也没理他,自顾自的继续说。

“为什么小静不去死一死呢。”

“……”
——不对劲。

“为什么人类不能…”





“为什么人类不能多喜欢我一点呢。”



平和岛静雄似乎出现了幻听。他似乎听到了一句绝对不可能出于折原临也之口的话。与此同时他心中的违和感也上升到了一个极高点。

——今天这只跳蚤似乎有一点点不对劲啊。

莫名其妙上线的智商提示静雄,正常情况下折原临也不可能为了搞事随意泄露手头的情报,他也不可能看见静雄不做任何防备,且今天临也的躲避走位虽然依旧风骚,但速度明显慢的不像样,步子也不稳像是踩在云彩上。

一直都在线的直觉则在拼命的叫嚣,今天这只死跳蚤虽然笑得依旧那么恶心,但笑容里隐藏的脏东西比起平时少太多了。往昔包裹在他身边的气氛总是漆黑浑浊又恶臭。今天却纯粹了几分。

而且。

平和岛静雄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死跳蚤。死跳蚤说出那句绝对不是他风格的话之后似乎真的死了,没了声,勾着静雄领结的手指也没了力。此时他的头正靠在静雄的胸前,似乎就是由此借力使自己不直挺挺倒下去。就算是隔着两层布料,平和岛静雄也能感受到胸前过于炙热的温度。

……

想抽烟。

静雄烦躁的挠了挠头发,右手捏住临也外套藏在毛边下的领面,将他从自己胸口撕下来。然后,静雄像提猫一样拎着临也,直接向某密医的家走去。


——————————————————————————————————————————————————————————————————————————————
“41度5。哇,这么烧下去都快熟了。”

岸谷新罗毫不在意沙发对面某位低气压中心,没心没肺的玩着手中的温度计。今天赛尔提不在家,新罗早就做好重新装修公寓的准备,连装修公司都偷偷订好了,此时他觉得自己坦坦荡荡无所畏惧。

“……”
但是意外的,今天的平和岛静雄平和的不可思议。他坐在沙发上默默抽着烟,抽完一根再点一根,剩下的烟屁股也不往沙发上按,都好好的放入回收袋里。岸谷新罗瞅了静雄一眼,心想我看你还能忍多久,不出意外没多久静雄暴躁的挠了挠头,用不耐烦的口气开口了:

“喂新罗,那只死跳蚤怎么样了啊。”


“吃了退烧药还在烧,也还在顽强的活着。”新罗叹了一口气,起身向屋内走,静雄想也不想就跟着新罗走入里屋的病人专用房间,看见那只平时活蹦乱跳的死跳蚤一动不动的躺在白花花的病床上,像是一台关了机的机器人,除了过烫的体温其他都像死了一样。
静雄忽然觉得自己平日讨厌折原临也胡闹的行为,但若折原临也彻底安静下来自己也不会喜欢。果然自己讨厌的是跳蚤的全部啊,静雄想着,转移视线向新罗,新罗迎着他执拗的实现,皱着眉来回摆手。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临也他的体质就是越发烧越兴奋。他发低烧就更磕了药一样自嗨简直能嗨上天。”


岸谷新罗至今记得初中某天社团活动时间,他为了拿之前忘带回家的书去了趟生物室,还未进门他就听见一向空荡荡的教室里传出嘈杂的声音,他怀着对超自然生物的三分恐惧七分好奇把门挪开一条缝,却看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画面。

——临也一个人对着棋盘下棋,每走一步棋都会莫名其妙的对着空气说些什么,有时像是挑衅,有时手舞足蹈,有时又像是一人分饰两角一样在交流。似是注意到了视线,临也向门的方向看过去。手中还握着一枚黑马棋子,不大明亮的红色眸子对着新罗露出的小半张脸,临也浅笑了一下。

然后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对了。”顺便把临也烧后黑历史爆给静雄的新罗补充说,“这家伙发烧自嗨到爆,但似乎烧到某个温度就会忽然昏过去。我想想……他之前似乎说过是四十度……”

静雄听着却没什么表示,闷闷的走到临也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静雄觉得自己偶然间似乎发现了折原临也深深隐藏的冰上的一角。这只他一直厌恶的跳蚤原来也有点人情味啊………他不禁扬了扬嘴角,手也莫名其妙的抚上临也的额头,额间的温度似乎已降了许多。





“你看就算是只跳蚤,不也是懂寂寞的吗?”











综上所述。当折原临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天天恨不得掐死自己的死对头的铁掌抵着自己的额头,而死对头本人对着自己一脸可怕微笑的时候,折原临也觉得也许自己再也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于是他决定继续装死。





静雄离开了。
在身体恢复了一些之后,临也后知后觉自己干了啥说了啥被做了啥瞬间套上外套黑着脸跳下床回新宿了。并没有得到任何答谢或回报的岸谷医生表示这样就挺好的,然后对着迟来的装修公司员工挥着手“不用了不用了今天一切都好请回。”



那之后临也两周没往池袋跑。池袋迎来一片安宁的双黄金周,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小-剧-场—————*—*
临也:“小静你为什么要拿铁掌贴我额头。”
静雄:“物理降温。”


顺便迟到的静雄生日快乐!!!!昨天生日快乐!!!!!qwq
你看临也隐藏的冰山一角都扒出来了,
不再努力一下吗?∠( ᐛ 」∠)_

评论 ( 13 )
热度 ( 302 )

© lila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