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是我知音。
(简介在下)
高三党 开学长弧。高三上学期会努力保持月更。
清水写手 我这里其他什么都有就是不会有车
HE爱好者 发糖专业户。
产粮概率:静临>>闪恩>其他


(博客封面犬妈的!我超级喜欢这封面的那本清水本qwq侵权删哦)

【静临】不要往河里乱扔垃圾!!!(上)

“年轻的酒保哟,你丢的是这个金自动贩卖机,还是这个银自动贩卖机,还是……”
“不用还我了,全是用来砸你的。”


人类静×河神临
奇奇怪怪的脑洞第一弹。把我带入静临圈的圈内前辈彻姑娘 @夜雨之声 的点梗,当然会好好写。
前期不魔性只欢脱,后期比较严肃。食用愉快~(´・ω・`)
(我要评论。希望评论多多的qwq)







折原临也是池袋这旮旯为数不多的河神中最有钱的一个。



当代日本经济正处于蒸蒸日上的时期,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人们的精神文明素质也得到了显著的提高。居住在日本首都的池袋居民自然也不例外,各个养成了不随手往河里乱扔垃圾的的好习惯。

这好习惯养成倒也好,却苦了在池袋河里生活了百百千千年的数河神。

河神这种生活在神明系统底层的小神,一般没有来自中央的特派俸禄。虽然拥有用双手将物体变金变银的能力,使用权限却也很抠——只有人类将物品从岸上丢进水里,河神捡了,才能变出与原物体同体积的纯金纯银物体。

而且……不仅如此,每当河神把百日一遇的垃圾变成纯金纯银,秉着职业精神带着金垃圾、银垃圾、原来臭烘烘的垃圾浮上岸面基失主时——之前说过了,池袋的居民的素质是拔高拔高的——都会收到失主极其愧疚的诚恳的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随手一丢……太愧疚了!请把臭烘烘的垃圾还给我,我扔百米外的垃圾桶去!”失主满含歉意的说。

“没关系,诚实的年轻人啊,你素质这么高,我把这个金垃圾和这个银垃圾也送给你。”河神表面笑嘻嘻,心里妈卖批。卧槽已经几十天没人往河里扔垃圾了!!!难得见到个垃圾失主你怎么还认呢?你能随手扔垃圾没有推卸责任的胆吗???你说句“不是我的”或者“我掉的是金垃圾”我就能堂堂正正的独占这金子银子今晚就能开荤了啊!!!


虽然神不吃东西也能活但我真的好想吃金枪鱼寿司啊岂可修!!!!(;´༎ຶД༎ຶ`)




于是乎有一天,年过数百的河神A和河神B两位大人为了抢一个终于没人认领的垃圾袋,在河底大打出手。当他们互相拉扯着对方长溜溜白花花的胡子打得热火朝天时,一位最近才成为河神的后辈蹦蹦跳跳的从旁边路过,用看傻子一般的失礼眼神看了他们一眼,直接从身后掏出一根长约十米的纯金标志杆。

“我说你们两个,至于吗?”

俩老头没接话。俩河神大人表示老花眼都要被闪瞎了。








折原临也是池袋这旮旯为数不多的河神中最年轻的一个。他大约是两星期前忽然出现的,出现原因不明,成为河神的原因也不明。

本来在人类社会,这样毫无后台的毛头小子莫名发迹是会受到周遭一圈人的嫉妒甚至敌视的。
但是临也的同僚人却不会这么做——大抵因为都是神,心都比较单纯比较大吧,临也的富有只让其他河神感慨,再者,就是吸引一些实在贫困潦倒的河神跑到临也生活的河底来,蹭口饭吃的同时,还抽抽噎噎的拉着后辈的手倾诉着自己的苦难史。


“临也君啊,你知不知道?”吃着临也请的金枪鱼寿司的河神A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我那条河河边居民素质是全池袋最高的!我已经两个月没有捡到一片叶子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折原临也拍拍前辈颤动的肩,为他再盛了一个寿司。然后再退到一边像继续观察与人类相似的河神老头的行为。

但一旁的另一个河神老头河神B直接向临也提了问。


“临也君啊,”吃着临也请的豚骨拉面的河神B吸了吸鼻子说:“你是怎么捡到这么多垃……我是说便宜的?”


“呃……”听到问题,折原临也的表情顿了顿,“我河这边……有个麻烦。”


“惹上麻烦了?是哪个钓技蹩脚的垂钓人来你这儿钓了半年鱼没钓到一条鱼所以报复吗?哇真羡慕……”河神B感慨,“不过你这里的架势也不像是那个垂钓人能做到的啊……”他看着这河底囤着的几十根纯金纯银标志杆,十几个纯金纯银垃圾桶,数台金灿灿的自动贩卖机“你的河边哪条街在拆迁吗?还是无证拆迁?”

“……算是吧。”临也抬头看了看天光:“所以你们两位最好吃快些。”

“……?”

临也叹了一口气,看向自己的前辈们。



“拆迁办就要来了啊—。”







刷——!!!哗啦———!!!!!咚—!!!!!!!!!


前脚送走蹭吃蹭喝的前辈二人组,自家河面上忽然天翻地覆。折原临也冷漠着脸看着河上日光晃了晃,下一秒一根又长又粗的标志杆轰隆一声撕开河面刺进来,直插进河底愣是没入沙层一半。

折原临也走近一些,围着标志杆转了一圈。在确定以自己的力气无法将这垃圾拔出来之后,他直接伸出手,在钢铁的标志杆旁复制了一个纯金的。然后,他既不继续复制一个纯银的,也不把它们拔出来带着,直接空着手着一身低气压,向河面游上去。



“又是那个傻子。”折原临也皱起眉。随着一点点靠近水面,水上世界也清晰起来,一晃儿金色在河那边浮动,临也知道那就是他要找的家伙。他悄无声息的移向接近金色的位置,然后猛的窜出水面!
刷拉!
被他带动掀起的浪花一下打湿了蹲在河边抽烟的金发酒保的衣服,顺便还浇灭了男人烟头的火星。临也看着对方如自己所料的狼狈模样,抱臂浮在水面上,他刻意露出挑衅的笑容:“平和岛,我不是说过了吗?不要再往我的河里乱扔垃圾了!”

谁知对方本一副快要爆炸的表情,在听到他的话时忽然沉寂下去了。平和岛将嘴中还叼着的软绵绵的烟头取下丢进回收袋里,重新取了一支烟点燃站起来。“啧。”平和岛背过身不看临也的脸,“一听你的话,我揍你的冲动都没有了。”

“什么?”

“没什么。”平和岛像摆了摆手,往河的远处走去。







那个莫名其妙“捡到的便宜”、那个“拆迁办”、那个“傻子”、那个金发酒保,姓平和岛。
平和岛的名字折原临也不知道。


折原临也知道自己的记忆并不完整。折原临也的记忆是从某个黄昏开始的,那时他睁开双眼就是在河底,他的脑中空空荡荡的,只记得“折原临也”似乎是自己的名,而“河神”是自己的身份。
他一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感觉自己本并不属于河底的世界,过得应该是与现在截然不同的人生,但他就是什么都不记得了。每次看着其他河神穿着一身旧式和服踏着木屐吱嘎吱嘎的在河底细沙上走,折原临也就觉得穿着一身毛边黑外套踩着运动鞋的自己周身都是违和感,而这份违和感真正爆发的时刻,是在见到平和岛时。

是在感受到平和岛的杀意时。



那大概是折原临也拥有记忆的第三天。前两天临也特意去附近的河神家,河神前辈对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晚辈惊奇又和善,教会了临也很多河神应该做的事。

这天傍晚,临也正躺在河底沙地上看晚霞,不得不说在河底看太阳的感觉还蛮奇妙的。他这么看着天空,忽然感到眼前的太阳光晃了晃,然后忽然被什么挡住了。

临也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自己的身体就提前做出反应向旁边一窜,下一秒有什么穿透河面,直射向临也原先躺着的位置。一阵黄沙蒙过,待黄沙再度沉淀,临也看着那嵌入沙地的报废的自动贩卖机,目瞪口呆。

前辈不是说河神半年一工作,工作吃一年的吗???为什么我才来三天就有活了而且是票大的?????

虽然很不乐意,但新晋河神临也君也还是照着前辈的指示伸出双手做了一金一银两个贩卖机,做完了他看看三个贩卖机——不存在的,肯定搬不动——再看看远似天边的河面……他决定先去看看失主再说。

嘿唷。

从水中一冒出来,折原临也就看到了岸上抽着烟踱着步的金发酒保。临也思考了一下决定了着词——


“年轻的酒保哟,你丢的是这个金自动贩卖机,还是这个银自动贩卖机,还是……”

“哈?”金发酒保看到临也,嘴因为吃紧微微张开,又在下一刻用力咬合,临也觉得那可怜的香烟都要被他咬断了。“死跳蚤你在说什么,当然不用还我了,那全是用来砸你的。啊,”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既然没事就快从河里出来,我还以为你这混蛋死了。”他啧了一声。


“……”折原临也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我说,你谁啊?”

男人满是不耐烦的表情忽然僵住了,他看临也的眼神忽然更加奇怪起来。

“你不是死跳蚤?”

“什么死跳蚤啊……先生你真没有礼貌。”临也皱眉低笑了一声,不知为何男人脸上的青筋又爆起来了,但临也并不理会:“我是这条河的神哦。”

“……”
“……”

似乎是临也的回答太超出人类认识范围。在临也说完,河中河边一神一人眼对眼陷入沉默。





然后,在那之后至今已有一周半。

那个金发酒保几乎天天都来一次,每次都要投些东西进河里、有时是贩卖机,有时是垃圾桶,有时是粗长的标志杆。起初临也还想着怎么把这些东西连同它们的金银赝品带上岸,后来看着那男人没有要回失物的意思,自己也就不再为这事儿费脑经。

临也就这样在其他河神垃圾紧缺家徒四壁的时候一天收获至少一件大件金块…以及银块,这样为所欲为发家致富的感觉本来挺好的,但没过多久——已赚得盆满钵满的折原临也看着越来越多的财产,也开始嫌弃起来。

——其实说白了,这河神的工作就是在捡垃圾吧。


折原临也觉得自己身为神的尊严受到了深深的践踏。尤其是那天,他看见有两个比自己大了不知道多少辈的业界前辈为了一个垃圾袋互扯胡子干架的悲壮场面他更是深深的感受到河神这个职业是真真没有尊严的。


于是他对自己的职业厌恶了,同时也对那个天天扔垃圾进自家河的傻逼产生了反感。

在之前的几次碰面时,他们有过简短的交谈,临也得知对方的姓叫平和岛,但平和岛就是不愿告诉临也自己的名字,说是如果自己的名字被临也知道了,一定会被临也恶意改口叫得让人讨厌的。
真失礼啊傻大个,临也心想,我看上去像是那么恶劣的人吗?作为回报当平和岛问起折原临也的名字,临也说:“河神是没有名字的。”
平和岛竟然真的被糊弄过去了,模模糊糊的说了声“哦”就不再说别的,只是还是看着临也,一副有什么欲言又止的样子。临也看他吃瘪的样子,竟然有点开心。
——行吧也许我真的是个恶劣的人。





折原临也从厌恶自己的工作开始就警告平和岛别再扔垃圾了平和岛怎么都不听。在送走蹭饭二人组又收获一大根标志杆的那天折原临也在洒了平和岛一身水后愤愤的想,那个傻子再扔东西下来我就不出来了再也不理他!


然后第二天平和岛就真的没带任何大型垃圾来河边。



折原临也浮在水上,上半身露出水。他看着坐在河边惯例抽着烟看着自己的金发酒保,他的手中没有任何大件凶器,这让临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自动贩卖机呢?”

“这条街的全被我拆了,还没重装。”
平和岛收起烟,他将手中的一个小盒子扔给临也:“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临也接住盒子,他发现那是一盒打包好的露西亚寿司屋的金枪鱼寿司,心情莫名好了很多。“行啊你问吧,”他破天荒的没有一点嘲讽意味的看向平和岛,平和岛却在他这样的视线中用墨镜遮住了自己的表情。

“你是不能离开河的吗?”
“我不能离开河水。”

“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当这条河的河神的?”
“很多年以前吧。”
临也扯谎扯得毫无愧疚感,你都不告诉我你的名字还要我坦诚相待?凭什么。

“……这样啊。”
平和岛却好像心中忽然空了一样发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抱歉了,一直把你误认成了一个讨厌的人。”
“?”
“没什么。我换个问题,你是河神那应该还记得吧、在距离现在差不多两周前的黄昏,你的河里有掉入什么奇怪的………人吗?”
“什么?”
敏感的日期出现了。虽然之前就一直有所感觉,但此时折原临也真正确定了这个莫名其妙的金发酒保平和岛和自己失散的过去有所关联,但他这样的问题却也让临也感到深深的不安。
“嗯……你说什么?”
平和岛却像没感受到河神的动摇般闭上了眼睛,将自己丢入了不远但绝对漆黑的回忆里。
“河神啊,我之前好像不小心杀人了。”



“我好像一个不小心,把一只跳蚤,把一个叫折原临也的混蛋给杀掉了。”





TBC(?)
大型自首翻车现场。
这不是一篇欢脱到底的文哦,不过提前说结尾至少不是BE。

如果想问为什么河神不能离开河水还能吃到寿司和拉面的话……………也许你不会不知道有一种像推销员般无孔不入的职业叫做敬业的送外卖小哥。

都是站在职业链底端的工作者……请河神和送外卖的小哥哥好好相处吧(。 ́︿ ̀。)。

评论 ( 46 )
热度 ( 196 )

© lila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