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是我知音。
(简介在下)
高三党 开学长弧。高三上学期会努力保持月更。
清水写手 我这里其他什么都有就是不会有车
HE爱好者 发糖专业户。
产粮概率:静临>>闪恩>其他


(博客封面犬妈的!我超级喜欢这封面的那本清水本qwq侵权删哦)

【静临】临害成灾∠( ᐛ 」∠)_


说来你可能不信,平和岛静雄在自家门口捡到了只豆丁临。


复健用短篇。其实没有一点点手感啦orz
中途以及结局画风突变。
你以为这会是正儿八经的《豆丁临养成日记》吗?我怎么可能会写那么正常的复健呢?∠( ᐛ 」∠)_

一个月不见咯w食用愉快哦ε-(´∀`; )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今年的春天是平和岛静雄最讨厌也最难忘的一个春天了。




春雨过后的第一天,平和岛静雄在自家门口捡到了只豆丁临。


豆丁临就是字面意思。静雄眼前这只“折原临也”像是缩了水,勉勉强强一米三的身高刚刚好够到静雄的腰,长度缩水宽度却微涨,大抵是毛边的黑色童装外套太厚了,豆丁临看上去就像一个胖嘟嘟软乎乎的小团子。


临也小团子看到静雄就一跃而起,“就算是缩水——还是弹跳力十足!!!”的小跳蚤“啪”的一下扑在静雄脸上。

猝不及防被死对头本身糊了一脸的平和岛静雄在一瞬间的懵逼之后沉静下来,他用爆着青筋的手扯着豆丁临的小帽子将他从自己脸上撕下来,想发作却在看到豆丁临脸的一瞬间瘪了气。



——略带婴儿肥嫩得能掐出水的圆圆脸蛋,微微皱起的小眉头。殷红纯净的扑闪扑闪的大眼睛。



即使是那只讨人厌的死跳蚤,只要是小孩子的样子,就能这么人畜无害的吗?!


平和岛静雄拎着豆丁临,豆丁临不舒服的挥舞四肢挣扎起来,随着他的动作小孩子身上特有的甜丝丝的奶味扩散而开,这味道让平和岛静雄想起童年的草莓牛奶。

…………没有一点点讨人厌的跳蚤味。

平和岛静雄啧了一声。


下不去手。


他手一松,豆丁临笔直的自由落体然而并没有摔个屁股墩儿。豆丁临像是自带降落伞般悠悠飘落在地上,双脚一落地就“哈哈哈哈哈”的笑着脚底生风一下绕过静雄溜进屋里,只留下平和岛静雄一个人对着门外干瞪着眼。

静雄愣愣的看着屋外的某颗树,刚刚受过春雨滋润心里美滋滋的树冷不丁收到如此锐利的眼刀攻击,吓得带露水的枝干抖了三抖。





*



平和岛静雄在自家门口捡到了一只缩水的豆丁临。

是吗?是这样吗?
真的是静雄捡到而不是这家伙自己找上门来的吗?



平和岛静雄坐在自家沙发上,看着不远处正在看儿童节目的豆丁临。

豆丁临也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一动都不动,看上去真是乖巧极了——如果忽略他身边一大圈被打开的扔的乱七八糟的零食包装袋的话。


???你才刚来这儿五分钟啊?!怎么已经这样反客为主了呢??!!!


嘛……不过也罢。

平和岛静雄并没有在意这些。本来他也不喜欢吃零食,天晓得这些零食是怎么散落在他家各处,又是怎么一下子就被豆丁临也全部找齐据为己有的。这家伙是属仓鼠的吗?静雄这样想着漠着脸看着根本无视他完全就是在看电视的豆丁临,违和感和微妙感缠绕在一起填满了他的胸口。


这家伙好像不是临也啊。

平和岛静雄的直觉这样告诉他。


豆丁临身上只有混合着轻微薄荷味的淡淡奶香,完全没有跳蚤臭;他的眼睛也纯净的像红宝石,没一点临也那种沉重又暧昧的笑意;他身上更是完全不可能的没带一把小刀——这些暂且不提,明明豆丁临就在静雄身边,平和岛静雄那灵得不要不要的“折原临也定位雷达”却依然对着远方新宿的方向“滴滴滴”的叫个不停,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那眼前这到底是什么人呢?为什么是一副缩了水的临也的样子?他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家门口呢?平和岛静雄百思不得其解,少有的几根脑神经纠结得要打成中国结。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豆丁临忽然伸出小胖手指向电视机,噗,他一下笑了出来。

“?”

平和岛静雄看向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一个儿童童话——春雨过后的森林,蘑菇一个个都冒了出来,在成千上百的蘑菇诞生之后,它们在蘑菇之王的带领下一起统治了森林……………………………


??!这TM是什么鬼童话故事啊?!这真的是给孩子看的吗??!!!还有这个故事到底有什么笑点啊………
平和岛静雄看向已经笑趴在地的豆丁临也,忽然意识到如果放任这小家伙看这种莫名其妙的故事也许他会长歪长成真的临也那样的。静雄连忙关了电视,豆丁临的笑声戛然而止,他困惑的看向静雄。

“……我们…”静雄别扭的组织着语言,他从来没想过会需要和小孩子交流,还是和长得临也似得小孩子交流:“我们不看电视……”

“那我们!”豆丁临清亮的声音忽然插进来打断了静雄断断续续的话,静雄不由皱眉,但豆丁临好像完全忘了电视上的不存在,相反更加激动起来,他的眼中闪闪发光。


“我们出去玩吧!!!”





*



不管对方是真正的折原临也还是来历不明的豆丁临,你都会被牵着鼻子走啊平和岛先生。

平和岛静雄缓慢的走在池袋大街上,他手中握着的小肥手的主人——豆丁临也带着小跑才能赶上静雄的步伐,但豆丁临什么都不说,也不抱怨也不委屈也不请求,只是不服输的尽力赶上静雄步伐,像是在和静雄较真儿似的。静雄用视线的余光注意着小临也,不多会儿收回视线,他看向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到底算是什么感觉呢?


除了长相,豆丁临也在很多方面和真正的临也很像的,比如一见面就出乎意料的奇袭,比如任性孩子气的个人主义,比如很多时候牵着静雄的鼻子走——豆丁临也能让静雄语塞无可奈何的陪着自己逛大街,真正的临也无时不刻能挑逗起静雄的怒火,牵着静雄绕池袋玩你追我跑的游戏。

只是,只要和临也狭路相逢静雄就会生气,两人就几乎没有和平相处的机会,但对着豆丁临就不一样。和豆丁临走在一起,甚至是和对方牵着手的状态下静雄也没有任何生气的感觉。
这是为什么呢?
只是因为豆丁临是小孩子吗?是因为他身上没有那股跳蚤的恶臭吗?是因为在他身上没有临也身上那种个性的恶意吗?那如果临也的恶意稍微少一些,性格能不那么恶劣,是不是自己也不会一见对方就生气,往对方身上甩垃圾桶呢?


也许是春天到了吧,一些荒谬得不切实际的想法像雨后蘑菇一样在平和岛静雄的脑中冒出来,包括“也许能和临也好好相处”的假设,也包括“其实这样一个小豆丁临也一直在身边也还不错?”这样小小的对未来的幻想。


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啦。而且话说回来,像春雨过后的蘑菇一样成群结队的冒出的可不仅仅是静雄的奇思妙想,还有——


“哦呀?”

豆丁临忽然短促又并无恶意的惊叫出声,他停下脚步。平和岛静雄疑惑的也停下脚步,他看向豆丁临,然后愣住了。


豆丁临撞在另一个小豆丁身上。

——另一个黑发红瞳黑外套的小豆丁。
——另一个豆丁临也。




“……”


两小豆丁临也四目相对不出声,直到他俩一起皱眉笑出来,新的豆丁临也伸出手,豆丁临也伸手握住,然后他的另一只手从静雄手中滑出,两人再没看静雄一眼,笑嘻嘻的跑向远方融入黑压压的人群。


“…………………”
?????????


平和岛静雄有点看不懂这种剧情走向,他想起之前听到的少儿童话——春雨后的蘑菇疯长,占森林为王……他心里忽然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心中这么想着,他不由迈动脚步,随着向豆丁临也消失的方向靠近,街上的人一点点多起来………但气氛又似乎和平常不大一样。
将平和岛静雄从思绪中带回现实的是人群中此起彼伏乱糟糟又极熟悉极相似的聒噪的喧嚣与个性的笑声,他一低头,发现自己的下半身已经完完全全陷入人群中——是的,下半身。因为组成人群的统统都是一米三、统统都是黑发黑毛边外套、统统都是包子脸红瞳。

在这本来宽阔的池袋街头挤得满满当当的、在平和岛静雄身边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黑压压的人们、全都是清一色的豆丁折原临也啊!!!



*



被豆丁临也淹没,不知所措是什么感觉?

豆丁临也吵吵嚷嚷的挤满池袋大街,黑压压的一大群看得直叫密集恐惧症患者犯恶心。但静雄不是密集恐惧症患者,而且凭借自己坚如磐石的身躯,他也并未陷入在豆丁临也组成的浪潮中随波逐流的境地。

只是在流动的临也群中迈着长腿走向车站还是比较艰难的。平和岛静雄不耐烦的挠挠头发,一手掏出手机一边当心脚下别踩到什么小家伙,他咬着牙听着电话里“嘟嘟”了几下,随即被接听,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传出,用着一如既往的嘲笑的语气——

“啊嘞小静?怎么——”

“你又搞了什么鬼???!!!!”
听到真正折原临也的声音平和岛静雄压抑许久的怒火终于爆发出来,他对着电话大吼,电话那头像是早就预料到他会这样一般将电话远离自己耳朵,直到静雄吼完再凑过去:“哈?”临也在电话那头挑眉:“我今天可是什么都没干哦,话说你这么生气是池袋出了什么事吗?我猜猜昨天春雨太大了把池袋淹了——?”

——春雨倒是并没有这么做。

“你人在哪儿?”冷静一些的平和岛静雄一步步看着车站出现在自己眼前,问道。

“反正不在池袋,我在哪儿凭什么告诉你。”

“你来一趟池袋。”静雄一边蹬上车站台阶一边说。

“……小静说这话真稀…”

“你这家伙知不知道你这家伙都快把池袋给淹了啊?!啊?”

“……哈?”




于是乎十几分钟后新宿的情报贩子带着三分好奇不情不愿的现身于池袋车站,一下车就看见某池袋最强沉着一张脸静静等着他。

“多几个我有什么不好的啊?说不定我自己都能组成一张情报网咯。”

一边听着静雄言简意赅的称述,折原临也一边跟着静雄往外走一遍不疼不痒的说着,直到走到站台尽头前,静雄侧身让临也先过,临也仍一边絮絮叨叨一边全无防备的向外走,他的声音却忽然在出车站前的一个抬头后戛然而止。

——满大街都是自己的场景想必一定很震撼。

平和岛静雄想着打算追上临也步伐,不曾想临也忽然用手捂住嘴,像是要抑制住从心底泛起的恶心般蜷起身,直往来的方向跑。

“小静,说来你可能不信,”跑过静雄临也停下脚步,似是无奈的耸了耸肩。

“其实我有密集恐惧症。”

“……”



*



折原临也你这家伙竟然也有今天。

平和岛静雄脸上带着残忍的微笑,强行拉着自家死对头站在池袋大街上——豆丁临也人群中。由于升高优势以他们的视角看大街上是数不清的黑色脑袋在移动。密集恐惧症患者临也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脸色苍白的杵在那儿,心中大抵以给死草履虫比了千千万万个中指。


“临也君哟,你感觉怎么样?”

“………”

“'多几个你有什么不好'——对吧临也君哟。”

“………”

“临也君哟你还皮不皮?”

“……………小静哟。”

沉默许久的折原临也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开口,学着小静的话腔阴阳怪气的叫了一声对方后,他看向静雄,意义不明的勾起嘴角。

“就算是把握着我的一个弱点,你这次也太迷之嚣张了一点吧。”

“你真的以为现在最大的优势在你的手里吗?”



折原临也将捂着嘴的手放下,一只被静雄锢着的手反握住静雄的手——这样子就像是刚才静雄那样,完全不想让对方逃跑似的。

他清了清嗓子微微眯起眼,下一秒,折原临也特有的清丽又响亮的嗓音响彻于整个池袋街头。


“喂——临也们你们大家听得见吗?”




*





当平和岛静雄看到因密集恐惧症脸色苍白笑得一脸无奈的时候,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春天果然来了——这样暴露巨大弱点的死跳蚤看着真是让人解气啊!!!

但当在街头临也再次露出那样带着嘲笑的招牌微笑时,平和岛静雄心里忽然一咯噔。有什么他忘记很久但很重要的东西……静雄想起来了,他想起今早看的童话——童话的结局,蘑菇之王带领蘑菇们占领了整片森林。

啊。

终于智商上线的平和岛静雄想要阻止临也的前一秒,临也特有的清丽又响亮的嗓音响彻于整个池袋街头。


“喂——临也们你们大家听得见吗?”




折原临也话音刚落,本来蠢蠢欲动的临也群忽然安静下来,每个豆丁临都转向临也的方向——这个画面太过壮观,带动折原临也的笑容一点点加深。


“我们都是谁呀?!!!!”


“折原临也!!!!!”人群中暴起响亮整齐的呼应。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是搞事!!!!!!”


“我们搞事的目标~是什么?!!!!”

折原临也说着看向平和岛静雄,他松开握着静雄的手的手,笑得一脸暧昧。


“是西——子——酱———!!!!!”



“啪。”


脸上覆上重量,熟悉的被糊了一脸的感觉让平和岛静雄想起早上遇到第一只豆丁临的情景。

然而也没时间让他再想这个了,一只只“身体虽然缩水,弹跳力依然十足”的豆丁临扑到他身上。所谓【如果团结就是力量,一只豆丁临扑不倒小静,几十只上百只总没问题了吧。】无数豆丁临也扑向平和岛静雄,蔓延了满街的豆丁临人潮飞快向这一中心围聚,很快就形成了一座豆丁临也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豆丁临也山旁的折原临也笑得都快岔气了。

“临—也—君—哟———!!!!!”
豆丁临也山下被压的无法动弹的平和岛静雄徒劳的发出怒吼。



太糟糕了,真是太糟糕了。

不管是春天,春雨,蘑菇,还是豆丁临也,折原临也,临(也太多)害成灾,都太糟糕了!!!!!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今年的春天都是平和岛静雄最讨厌也最难忘的一个春天了。






END


今天为了写文真的彻底熬到天亮了 困死了睡去了。

好久么写文了手有点生………后面写着写着脑子都成浆糊了可能会有点糊涂。总之还是希望大家喜欢这篇文章吧!豆丁临超级可爱的!就算是临害成灾了也还是可爱!(。 ́︿ ̀。)

论临害成灾了怎么办?

分给广大临厨人手一只不就OK了吗?∠( ᐛ 」∠)_

给我红心蓝手评论哦!!!!!给就送供大于求的超量豆丁临也们!!!!!


评论 ( 32 )
热度 ( 209 )

© lila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