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是我知音。
(简介在下)
高三党 开学长弧。高三上学期会努力保持月更。
清水写手 我这里其他什么都有就是不会有车
HE爱好者 发糖专业户。
产粮概率:静临>>闪恩>其他


(博客封面犬妈的!我超级喜欢这封面的那本清水本qwq侵权删哦)

【静临】(番外补偿)那些不可能发生的


这篇文章我不满意、大概坑了,无限期拖更。你们就当小段子看吧qwq。


全篇日常向五题,别人都写十五题我就写五题、有够懒的【喂
说好的之前的表格(点这里~)的番外补偿啦w,也可以独立看、设定是【因(非静雄的)意外暂时坐上轮椅的临也和静雄莫名其妙的同居的日常】。
只有一段比较正经……全文大概很甜、被甜死我负责哦∠( ᐛ 」∠)_。
食用愉快啦~




5

“呀哈哈哈——人类LOVE~~~!!!”
折原临也超开心的欢呼着、他高举着双手,感受着身体的高速旋转所带来的失重感与风一般的速度。

不得不说人类的高科技真是非常牛逼又让人无语的。
比如折原临也所拥有的这抬高科技电动轮椅。好端端的轮椅加上高科技仨字逼格和画风都大不一样了——……不是我说啊、给轮椅加上【自动旋转】这个功能的设计师先生哟、你到底是多么体贴(闲得蛋疼)啊?!

“别皮了。”

轮椅背后忽的传来沉郁的男声。

下一秒一只大手直接抓住椅背,随着“噔”的一声闷响,转得跟抽风似的轮椅在绝对力量的质控下被硬生生的停住、轮椅上的折原临也笑容逐渐凝固,他转过上身怒视来人:“小静,你一直这样轮椅坏了你赔!”

“啧。”平和岛静雄不耐的皱眉,在看到临也按下轮椅的停止按钮后才平静下来。他松开扭停轮椅的手,转而伸向临也头顶的黑色发旋泄愤般的揉了一把。“准备一下过来吃饭。”
手下黑发手感好到让人难以言喻,平和岛静雄不由的浅浅的笑了下,踏着拖鞋头也不回的走回厨房。

“……啧。”临也学着静雄啧了一声,却遗憾地发现自己啧不出自家犬猿之仲的那种霸气侧露范儿。他转而将怒火发泄到其他方向——

这年头,真是风气日下,随手撸猫不顾及人家感受还不带负责的。

临也对着静雄离开的方向呸了一声,感觉报复力度不够再对他身后比了个中指。

“垃圾草履虫。”




1

——从两周前起,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开始同居了。

——哈哈哈,这个笑话好笑吗?嘛 这不是笑话啦,这可是真真正正的事实哦!

——明明货真价实,看上去却怎样都像是个不好笑的玩笑……

——也不能怪你们会这样想啦~事实上,决定这件事的两位当事人在当时,也都把这种发展当作玩笑啊。


“你在开什么玩笑。”

平和岛静雄站在自家门口,沉着脸看着眼前的死对头,死对头折原临也笑得一脸暧昧又危险,简直就像平时上门找事似的——如果忽略他身下的轮椅和身边的行李箱的话。

“我没有开玩笑啊,我认真的。”折原临也一板一眼的说着,看着依旧一脸懵逼的平和岛,他不由叹了口气:“唉、应该说不愧是草履虫小静吗?这么简单的意思都理解不了,我是说———”

“不你先等一下。”静雄干脆的打断临也的话,临也倒也不恼,安安静静舒舒服服的坐在轮椅上看着懵逼又陷入混乱的静雄一脸精彩的表情,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平和岛静雄现在脑子里有点乱,他看不懂他的世界的剧情走向。什么【三天前回家路上恰好捡到重伤的宿敌顺路送去医生那儿三天后宿敌坐着轮椅找上门来说他暂时失去战斗能力要雇佣自己保护他】???这种莫名其妙的展开是什么鬼啊?摊谁身上都不该摊他俩身上啊,他们是货真价实的彻彻底底的宿敌诶!

遇到这种情况静雄习惯性的想掏烟,但他想想还是算了。他不耐烦的挠挠头发:

“怎么了?你这家伙是不是又有什么坏主意啊,还是说摊上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啊?”


嘛……坏主意这次倒真没啥、不大不小的事倒是确实摊上了……嗯。

折原临也的笑容有些发僵。

其实被人暗算失去战斗能力之类的情况早前他早就想到过,这次单单双腿无法使用还算好的呢,再糟糕的情况他也有信心一个人依靠私人利益链和关系网找到脱身并击垮对手的方法。
只是这次……像是玩笑一般的,他偏偏忽然提起兴致,跑到自家宿敌这里来寻求帮助,还提出雇佣对方这种笑死人的交易。


折原临也是个聪明人,几乎从不做无意义的事。但这次他偏偏就想这么皮一皮。仿佛未来他也有可能失去双腿的控制权,那时会有不得了的遗憾似的;又仿佛此时这次心血来潮的短期化干戈为玉帛,能治疗或是稀释什么渐进的痛苦和仇恨似的。

他有这样的直觉,尽管这种直觉奇妙又让人不安。但折原临也也从来不是一个懂得收敛自己的欲望和好奇心的人。再说啦,能看到小静那张蠢脸上露出夹带着惊诧和愤怒的表情好像也挺有意思的。


折原临也这么想着又很轻松的笑起来,注意到对面草履虫因自己陷入思索久不答话都快要爆发了,他才不慌不忙的开口:

“没有什么坏主意啦,只是恰好缺了个能打的棋……咳,帮手,又恰好听说某人天天依靠杯面艰难度日,仅此而已。你就当我是个帮助贫苦劳动人民改善伙食的济贫慈善家好了。”

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正打算当着静雄的面将信封打开,抽出厚厚一打福泽谕吉之时,一直沉着脸的平和岛静雄忽然打断了他的动作:“你这家伙……死跳蚤还慈善家,少恶心人了。”静雄说着,让开一条道,“先说好,我可不是因为杯面。”


“……”


这还真是、出乎折原临也预料的轻易就妥协了呢。

临也愣了愣,随即恢复回高深莫测的模样。他重新露出像是预料到一切的笑容,轻轻说了句“那多关照了。”就像屋子主人似的老实不客气的操作轮椅直接进屋。


真的就像是一个无趣的玩笑一样。

可不是嘛。


既像是在戏谑又像是在自嘲的在心中说着。

平和岛静雄关上屋门的瞬间,屋子像是黑洞般吞噬了前方渐进黑暗苦楚的未来,有好像预示着有什么空白的新章就此展开。




2

平和岛静雄答应折原临也的交易确实不是为了什么改善伙食。他对钱没啥概念,身体又好的出奇不需要补充什么营养;味蕾也迟钝的出奇压根儿不觉得吃杯面有啥不好的——就算吃腻了,他也会自己做饭啊!

那他为什么要留下临也呢?其实这个问题静雄自己也不明白。他只知道在看到轮椅上的折原临也笑容僵硬的一瞬间,自己的脑内忽然响起熟悉得有点陌生的声音。

——“所以我在想,如果他能不那么恶劣,我也能冷静一点的话,是不是我们就有可能好好相处了?”

现在回想,说出这句话的人的声音确实与自己一摸一样,直觉也告诉静雄,说出这样的话的,明明就是他本人。但是………话中如此内容,平和岛静雄可从来没有想过。然而那个自己说出这种话时,却带着淡淡的惋惜和藏在一层薄冰之下的深渊般的沉痛。
静雄知道,能察觉到那薄冰之下沉重苦楚的只可能是他自己,但他不知道这苦楚从何而来。嘛,也罢。思考从来不是静雄喜欢或者擅长的事,他只要跟着他的感觉走,一般就不会有问题。


他的直觉告诉他,在覆水难收之前的现在若做出不一样的尝试,会有完全不同的结局。


那就试试呗。说不定真的可能……



可能……………






………………







可能和睦相处个鬼嘞!!!!!


现在是临也住进静雄家的第三天,距离静雄彻彻底底后悔那天把这混蛋跳蚤放进自家家门还有……负三天。

平和岛静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皮的人——虽然之前就知道折原临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但直到此时他真正24小时融入对方生活,他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活得那么放飞自我。


一进家门就神秘兮兮的拉过静雄炫耀自己会自动旋转的电动轮椅然后转轮椅玩转了一个多小时的这也就算了。

看着手机看着看着忽然大笑旁若无人的自言自语也就算了。

天天毫无时间观念不管早晚啪啪啪啪按键盘影响同居人休息也就算了。

不知何时点亮仓鼠属性短时间搜刮出静雄家所有零食纳入私囊其中还包括静雄舍不得吃的限量版布丁这…………这不能就这样算了!!!


“死跳蚤,不许再碰我的布丁。”

因为前几天临也时不时的恶作剧,以及布丁事件怒火中烧的平和岛静雄终于没收了临也所有的小刀,此时逃跑能力down的临也压根儿不是静雄的对手,被非常干脆利落的缴了械后只能坐在角落里对静雄怒目相对。

静雄坦然接受临也带着怒气加成刀一般锋利的视线,感觉“就喜欢你看我不爽又干不掉我”这句话说得还真挺对的,心情莫名好了很多。他像是胜利者般说出这句警告,不曾想本来生着气的临也听到了这句胜利宣言,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睁大眼睛,随即带着恶意的笑起来。

“好啊,不碰就不碰。”

他说完就掏出手机鼓捣起来了。静雄倒惊了,今天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这家伙这么听话?


有一股不详的预感在平和岛静雄心中油然而生。




直觉诚不曾欺静雄。



当天晚上,当平和岛静雄目瞪口呆地看着临也托人寄来的一座高高的限量布丁山,眼睁睁地看着某跳蚤一脸嚣张地坐着轮椅挡在布丁山前,笑着说出“小静这是我的私有财产你可不许碰哦”的时候,平和岛静雄的心中只有一句话。


平和岛静雄:“有钱了不起哦?!!!!!”



折原临也嚼着布丁微笑:“Sorry,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TBC.(´・ω・`)

数了数其实每天的坑还真挺多的……慢慢来吧。
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故事呀……要评论 评论多多不刀(。 ́︿ ̀。)


【☆】下文预告

*
“小静我出门不想做轮椅。”
“为什么?”
“我坐轮椅都比你矮了。”
“你本来就比我矮。”


*
“临也。”
“嗯?”
“你想玩get help吗?”
“???”
(此处锤基梗)


*
“这是 静临战车!”
新罗:……看着超弱的。


*
“小静。”
“怎么了?”
“如果打断我双腿的人是你,我们的关系会变成什么样呢?”

评论 ( 17 )
热度 ( 95 )

© lila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