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是我知音。
(简介在下)
高三党 开学长弧。高三上学期会努力保持月更。
清水写手 我这里其他什么都有就是不会有车
HE爱好者 发糖专业户。
产粮概率:静临>>闪恩>其他


(博客封面犬妈的!我超级喜欢这封面的那本清水本qwq侵权删哦)

【静临】我的犬猿之仲兼恋人变成小孩子了怎么办?

*复健。静临恋爱已同居设定有事后描写,注意避雷。OOC

*写了一半才发觉这梗很常见orz。嘛还是按自己的风格写完了qwq有伏笔,有后续,但当独立短篇看应该也OjbK👌。

*emmmm……li式临也就算看上去白其实都是黑的大概。总之祝食用愉快w





“……你谁呀。”

漆黑深邃的梦境中幽幽飘来一阵恶寒。


平和岛静雄无意识地皱眉——他感到颈部有压迫感逐渐加深,仿佛是什么人在恶意地扼住他的咽喉一点点用力。

平和岛氏强大的直觉迅速感知到危机。

平和岛静雄骤然睁开眼睛!他干脆地掰开袭击者掐着自己脖子的双手,一把抓住对方手肘,不顾对方吃痛地惊呼将其狠狠压在床上。


“谁”


静雄周围遍布爆炸因子!然而剑拔弩张的气氛在他看清袭击者面目的瞬间烟消云散。

静雄眨眨眼睛,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被压在自己身下的小男孩——乌黑柔软的短发、略显苍白的肤色、红宝石般澄澈的大眼睛。虽然过于稚嫩,但这孩子的脸无疑能和静雄熟悉到又爱又恨的某只死跳蚤几近完美的重叠在一起…… 


……


“临也?”


静雄迟疑着开口。男孩闻声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什么啊、你认识我?”男孩别过脸去避开静雄炙热的视线,“但你是谁啊?这是哪儿?为什么你和我睡在一起?还有我这身上是什么个情况?”


静雄后知后觉看向男孩的身体。他这才注意到男孩浑身赤裸,裸 //露的纤细身躯上布满排排齿 //痕与吻 //迹,可以说惨不忍睹。静雄脑内慢慢重现前夜与自家犬猿之仲兼恋人这样那样到凌晨的记忆,他不敢再看向身下男孩更隐私的部位,缓缓抽手还给男孩自由。

静雄看着男孩姿势别扭地艰难直起身。他回想前夜,确定那时自己身下的确实是那只正常的成年跳蚤,然而这份记忆证据没给他什么心安感。作为绝对的始作俑者,静雄看着身上乱七八糟的幼临依旧迷之心虚。


“呐大叔。”幼临幽幽地撇了眼静雄,哪壶不开提哪壶:“现在这个情况我是不是报警比较好?”


“……”



静雄咽了口口水。“……你先在这儿呆着。”他斟酌再三,最终僵硬地强行缓兵之计。





平和岛静雄jio得,自己需要喝口冰牛奶冷静一下。


——一觉醒来发现我的犬猿之仲兼恋人变成小孩子了怎么办?!

——而且他忘记我了把我当诱拐犯还要报警?!如何让他放弃报警并化解尴尬??在线等,挺急的。







平静下来的平和岛静雄感到,缓兵之计并非长久之计。

复杂思考亦向来不属于静雄所擅长的领域,所以他干脆决定什么都不想。然鹅……将手搭上门把手的瞬间,静雄还是有短暂的犹豫的。

不过该面对的总得面对的。静雄深吸一口气,缓缓拉开门。


房间内,幼临的情绪早已恢复平静。此时他套着一件静雄干净的白衬衫,叉腿坐在床上,一手摆弄着手机——一副鸠占鹊巢的霸道模样。见静雄回来,临也抬眼,微微一笑:“哟,小静。”


?!静雄一惊。

“临也你记起我了?!”


临也的笑意加深了:“哈哈,真的是‘平和岛静雄’呀。”他低头点击了几下手机界面,便将手机屏幕举向静雄:“你很有名诶,只要搜索外貌关键词马上就能找到你的资料呢。嘛、虽然同时也搜索到了其他一些奇奇怪怪的信息。”

“……”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呢?”

“……”

静雄看着手机页面上一条条有关“池袋干架人偶与情报贩子”的桃色新闻,无语沉默。


也不能怪静雄、也不能怪追踪报导的记者——半年前池袋最强与新宿最恶的携手出柜,本就是当年轰动整个东京的大新闻。

毕竟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静临两人之间水火不容的关系,但又有谁能预料到这水火之间,竟能擦出不一样的烟火?


本来这是事实,静雄与临也惯于我行我素,也懒得管媒体大肆报道。谁能想到事情尘埃落定半年后,却有静雄需为临也解释两人关系的一天?向来不擅长辩解的静雄此时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尤其是面对幼年临也纯澈却咄咄逼人的目光,这份尴尬的沉默渐渐变质成裹挟着郁闷、无奈、不解与不耐的愤懑。

静雄也觉得迷之委屈:凭什么自己就要成为被审问谴责的一方?!自己明明也什么都不知道啊!!!他又不是医生!!!!


………………

等等,医生?


静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某位万能助攻+百科全书好友的身影。

不管怎样死马当活马医得了。

静雄眼睛暗了暗:“临也,准备一下。”

“?”临也挑眉。

“走。我们去看医生。”





新罗:“???身在家中坐,事自天上来?”


岸谷新罗将手中的小兔叽茶杯放在茶几上,眯眯眼笑着望向坐在自家对面沙发上的一大一小,然后自认倒霉地叹了口气,拉着小的那只走进里间。

等他从屋里出来时他的表情已经凝固了。新罗牵着幼临,抬起另一只手,食指直直对向平和岛。

“静雄你这…”新罗一副夸张之极的正义使者式痛心疾首的表情:“你终于还是对小孩子下手了吗?!”


“……”

静雄冷眼旁观自家好友浮夸过分的演技。他瞥了眼安静杵那儿的幼临,恰好对上临也带着玩味窥视他的眼睛。临也顺势回给静雄一个温和又夺目的美丽笑容。那样子。天地良心。他仿佛是个神一样的乖宝宝。

“…………………”

平和岛静雄可算理解岸谷新罗和折原临也的友情基础了。

——合着戏精属性都是同性相吸的吗?!


静雄深呼吸,压下心中的烦躁。他尽可能保持平和的将话题扯回:“新罗,临也这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我也不知道啦。”新罗瞬间放松表情,露出自然的笑脸耸了耸肩:“我已经检查过了,除了变小,临也身上没有任何不正常。不……应该说是如果作为拥有折原临也之名的小孩子,他的身体简直健康到不正常呢……静雄,你是不是终于把这家伙不规律的作息和糟糕的饮食习惯改过来了?”

静雄选择性无视新罗的调侃:“他什么时候能变回来?”

“这我怎么知道。可能下个瞬间,也可能很久很久以后咯。”

“……知道了。”静雄抿抿唇。老实说他对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并不满意,但他也知这次发生在临也身上的异变早已脱出人类医学所管辖的范围,他若追问,就是为难新罗了。在某些方面迷之细心又体贴的静雄刚打算沉默,忽然他想起了更严肃的问题。

“那临也的心智……什么时候能变回来?”

“心智?”

新罗有些不解。

“就是意识啊。这家伙不是思维也变成小孩子了吗?而且他也没有自己长大之后的记忆了。”静雄笃定地描述。

新罗发愣。随即他瞥了一眼幼临,略微僵硬的表情忽又鲜活起来。“啊这个嘛……谁知道呢。总之你先把他带回去吧,有什么情况再来找我。”

“……”静雄的直觉新罗这语气有点怪怪的,却又找不出有什么毛病。就很烦。他看见幼临乖巧的站在新罗边上,想到这家伙变得这么小一只,尤其已经完全忘记自己了。就更烦了。

新罗却像曲解了静雄的郁闷般反而安慰起他来:“你不用担心他啦……就算变成小孩子,临也还是临也,他可是你和”

新罗指着自己笑起来。

“我的朋友哦!”


“……”静雄别开视线:“我和死跳蚤才不是朋友呢……”

“也是。”岸谷新罗爽快的答应。“到能互相用对方的生日当手机锁屏密码的程度,的确不是普通的友情可以概括的。”

“……”

“……”

“……喂新罗你这家伙。”

“嘛好了好了别纠结这些细节了。你们快走吧别再占据我宝贵的时间了。”新罗语速飞快的下着逐客令,静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新罗推着幼临拉着带出了公寓。愣神间他只听见新罗于他身后轻声提醒:“不管什么情况都千万不要小看(轻信)折原临也啊。”

“嗯?”静雄牵着一脸人畜无害的幼临,一脸懵逼。

“什么意思?”




………行吧。纵使新罗多管闲事般努力暗示,以平和岛静雄的脑力,终没有get到新罗的意思。

不过平和岛静雄毕竟是平和岛静雄。用直觉弥补智商早已成为他特有的被动技能了。



——怪怪的。总觉得很别扭。心里有一种久违的高热又被强行压抑的怒火。这是什么?

还算平静的一天中,平和岛静雄心中一直有这样的疑问。

当他守在幼临身边时,当他念及临也(外貌)年龄,在其并不因年龄变小而稚嫩丝毫的唇枪舌剑中努力隐忍时,当他看着幼临恶作剧得逞脸上浮现的坏笑时,他总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

——临也这家伙也太……正常了一点。

虽然口口声声说着“不认识静雄”以及“完全没有长大后的记忆”,幼临表现得却极从容,除去有些刻意的孩子气表现,他的个性、思考能力、理解能力等等等等,都和成年跳蚤如出一辙。

一天的最后。洗完澡后独自坐在沙发里的平和岛静雄回想起离开岸谷新罗家前新罗的提醒。

——难道临也他……而且新罗也早就察觉到了还特意包庇?但不对啊。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意义?

平和岛静雄非常认真的思考了三秒钟,然后后知后觉自己提出的这个问题是多么的没有意义。

——他的朋友岸谷新罗和那死跳蚤是什么类型的神经病他还不清楚吗?他们可以池袋第一集吃瓜玩火于一身的愉悦犯组合啊!

——他们搞事情,除了偷(愉)税(悦)还需要其他的意义吗?


“……”

终于搞清一切的平和岛静雄开始思索是不是自己平时对折原临也还是太客气了。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平和岛静雄挖出手机,打算给新罗打个电话确认一下猜测,顺便掌握一个能让折原临也哑口无言的证据。

但是,当静雄划开锁屏,他的动作忽然顿住。平和岛静雄盯着【请输入密码】的页面,冷笑一声。和过去被临也戏弄或利用时的感觉相似的,他感到身边弥漫着因极力压制而愈燃愈烈的带着兴奋的怒火。

——原来如此。从最开始就挖了坑等着人跳。不仅如此。明明刻意暴露谎言的漏洞却一点都不明示吗………跳蚤这家伙,怎么还是这样任性又恶劣啊!!!

不过既然如此。

“临也老弟哦。”

平和岛静雄深吸一口气,此刻的他,像是一座休眠将止的活火山。又像一头即将捕猎的野兽。

“你已经做好玩火自焚的觉悟了吧。”




当折原临也被突如其来的静雄袭击狠狠压进软绵绵的双人床时,他刚巧咽下最后一口草莓冰激凌。

——嗯。是静雄的冰激凌。临也仗着自己小孩的身份强行抢过来的。有什么办法?从清早就心怀愧疚对着幼临的小身板还根本下不了手的静雄对这小混蛋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此时静雄的那种束手无策感已经完全烟消云散了呢。

“……”临也愣愣的瞅着身上那人无限贴近的琥珀色眼睛。其中凌烈的寒意让他下意识的一颤儿。“……你干什么,快放开。”临也尝试着挣扎起来,但在绝对的物理压制下根本纹丝不动好。他生气了:“你压疼我了!”

平和岛静雄冷眼旁观着幼临的动作。

“临也老弟哦。”

“嗯?”

“好玩吗?”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啧。”静雄不耐烦地皱着眉:“你想玩到什么时候?身体是变小了,但你这家伙意识完全没出问题吧,啊?”

“……”

“你最开始说关于我的了解完全来自于网络上的新闻……但是,你又是怎么解开手机的密码的?情人节时恶趣味的把我们的锁屏密码设置成彼此生日的是你,但如果真如你所说的完全忘记我的话,你能猜到密码?”

“……”

“而且新罗也知道这件事吧。但他也选择看戏,你们之间的友情真是……”静雄眼睛暗了暗,压得更近:“那么,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临也哟,你做好—”

“小静哟。”

沉默许久的临也忽然开口。静雄一顿,他看见临也闭上眼似乎是在调整心情。然后,临也再度睁开眼,此刻他的眸子暗了三分,他带着静雄无比熟悉的冷淡而又嘲讽的微笑笑道:

“好玩。”


——好玩吗?

——好玩。


平和岛静雄后知后觉折原临也这时候还在用他最初的问题和他开玩笑。理解的瞬间,他的怒气瞬间失控。

平和岛静雄做了他整整一天都超想做又一直不敢做的一件事——他朝着幼临柔软又小巧的嘴唇狠狠咬了上去!


是草莓冰激凌的清甜芬芳。

带着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席卷全身。



嘭。



那个瞬间,以缠在一起的两人为中心的双人床上忽然爆开像魔术表演般的小型烟雾。

烟雾散开,原本纠缠在一起的两人还在一起,但是……微妙的发生了一些变化。


“……?”

折原临也感觉禁锢着他行动的力气变小了。他轻易的摆脱束缚,一手撑着身体坐起来,一手靠近眼前——他发现他的手已经恢复成成人的模样。嗯?他低头检查全身,发现自己全身都已恢复成成人状态。

呼。

临也这才松了口气。

——天知道照着刚才的发展剧情会进行到什么少儿不宜的阶段。若用那副身体消受,恐怕得一周下不了床。好在变回来的及时,今天的造物主果然还是很给临也面子🎵

临也好心情的想哼歌。这时他才注意到另外某个人的状况。

——还骑在临也身上的,未脱稚嫩的某个“少年”。

一头金色乱毛,凌厉的眼角,蜜糖般的眸色,略婴儿肥的圆脸。尚未长开却已能感到未来力量感的身躯,半掩在一件过大的深蓝色浴衣里。


这是谁?

显而易见。


少年愣愣地看着自己颤抖着的双手。他张皇又愠怒地抬头看向前一刻还能俯视的人:

“临也老弟哦。”

小野兽爆发出并不那么唬人的咆哮。


“这是怎么回事啊!”






END—(?)


卡文卡的要死要活!!!但我终于还是更新了!我太厉害了插会儿腰!!!!

啪【被打 

好吧。我觉得我做人真的没底线了。(。 ́︿ ̀。)说实话,如果真的没产出,我可能更新50字………emmmmm………我努力克服懒癌啦……orz迟到的国庆节快乐!!!这篇文我写的非常非常不顺,凑合吃吃吧qwqqqqqq对不起。

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喜欢。请红心蓝手评论啦!如果热度还可以我会写后续!不过这篇当独立短片看也OjbK!所以就不用担心这是坑的问题了23333333333嘛!国庆假期结束了!下面的学习生活,也祝各位开开心心啦!

好了我去月考了。没错十一最后一天晚上月考我们学校这操作就问你骚不骚。会见啦!❤️


评论 ( 8 )
热度 ( 146 )

© lila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