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是我知音。
(简介在下)
高三党 开学长弧。高三上学期会努力保持月更。
清水写手 我这里其他什么都有就是不会有车
HE爱好者 发糖专业户。
产粮概率:静临>>闪恩>其他


(博客封面犬妈的!我超级喜欢这封面的那本清水本qwq侵权删哦)

【静临】未成年人请不要公然虐狗好吗?!(上)


《临害成灾》后序。前篇~http://31-619.lofter.com/post/1e286b0b_12814796

看标题知不正经。忽然写番外的原因就……忽然想吸正太。

无脑甜!!!注意呀!豆丁临和豆丁静性格和静临相似但不是静临本体!!!他俩关系超好!未成年组狗粮好吃吗?别怕有成年组静临陪我们一起吃ε-(´∀`;)食用愉快哦。





被压在豆丁临也山下是什么感觉呢?



平和岛静雄仰躺在柏油路面上,四肢撑开呈“大”字被压住,整个人动弹不得。他的眼前被层层叠叠无数只豆丁临也蒙着,只见一片黑暗。


静雄深吸一口气试图冷静下来,然而鼻息间豆丁临也身上带着薄荷味儿的奶香混合着刚刚与真正的折原临也接触所染上的跳蚤味儿一点点扩散扩散扩散扩散,浓郁得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又一下一下一下一下不断挑逗着静雄本就压抑不住的怒火。

老实说,现在静雄没法作任何思考。他脑中只是一直浮现着被豆丁临也压/倒前最后一眼看向临也本尊,对方那副嘲讽又怜悯,还带点“计划通get✓”的骄傲的笑脸;耳畔也单曲循环着被压/倒后隔着层层豆丁临所听到的临也模糊又刺耳的嚣张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啧。啊啊啊啊啊啊………!!!!好烦好烦好烦好烦!!!!跳蚤快点给我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


静雄再次忍不住,发出徒劳的怒吼!只可惜由于被层层叠叠压着,吼声根本传不远,更别提传达给看完热闹马上“溜了溜了.jbg”回新宿的某人了。反倒是那只最早跳向静雄,扑在静雄脸上的豆丁临像是被静雄吓到了,纵使自己也被压得只差变形,小小的身子也不由得轻轻颤抖了一下。




……

天知道过了多久。



因为几番反抗毫无意义,静雄最终自暴自弃放弃挣扎,任凭豆丁们压着陷入睡眠消磨时间。等他再度醒来,只觉得眼前仍是一片黑暗、脑海中是无尽的混沌,有凉风吹过,带走了几分身上的疲惫。



咦凉风?


静雄愣了一下。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不再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他的四肢好像也已经自由了!静雄尝试着、也毫无阻碍的站起来,摇着脑袋四下环顾却发现自己眼前还是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被压着太久压瞎了?


也不管自己的猜想是否合乎逻辑,静雄下意识的将手抚向眼睛,却在碰到自己的眼睑前受了阻——他的手指触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像是柔滑的布料,还带着暖烘烘的温度。



……

啊,原来还在啊。


静雄沉默着脸,手指抚过仍紧紧扒在自己脸上的小豆丁背上的衣料,终于找到他的小帽子,揪着帽子将那只豆丁临狠狠的从自己脸上撕了下来。眼前豁然开明,只见已近傍晚的天色。街道上空空荡荡——果然,就像来得莫名其妙一样,无数豆丁临已经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只剩下了自己手中提着的这只。


静雄看向手中的小豆丁。这只看上去明明很怕平和岛静雄却在临也发号施令时第一个身先士卒扑上来、在本体离开众伙伴统统消失的情况下依旧锲而不舍地扒在静雄脸上一动不动的超尽职豆丁临此时正扑腾着双腿百般挣扎,他黑色的发丝因挣扎而凌乱,小小的圆脸涨的通红,一双大眼睛此时红得要滴出水来。


静雄本来看他这幅可怜样儿心正要软下来,却忽然闻到随着豆丁临的闹腾扩散而开的未散尽的临也跳蚤味。

静雄的眼睛瞬间暗下来。他想起豆丁临虽然看上去像是小孩子,本质上和真正的临也永远同一条心统一战线,就不觉将手中豆丁临的脸和死跳蚤的脸重叠起来——折原临也的脸本来就长得幼,这一重叠竟然毫无违和!而看着“临也”静雄也不觉得眼前的小人儿可怜巴巴了——可怜倒仍是可怜,只是不让他觉得心软,反而是更想欺负。


“啊……死跳蚤,差点被你骗了。”静雄真把手里的豆丁临当成了临也,他将豆丁临提近,四目相对。他压低声音,脸上露出凶巴巴的笑意。“临也哟——来玩吧!啊?”


但豆丁临本身又不是临也!这只还恰恰怕平和岛怕得要命!


豆丁临受了这么一吓,瞬间哽咽了一声,下一秒泪水一下决堤,化为大颗的泪珠一串一串的顺着面颊滚落下来。这时他倒顾不了挣扎了,直拿小短手擦眼泪,眼泪却越擦越多。

豆丁临一边哭一边嘟囔着什么,但因为说话中带着呜咽,嘤嘤噎噎的,完全听不清。静雄沉下心试图听清豆丁临的话,就在这时豆丁临的声音忽然拔高!即使带着哭腔也瞬间清晰了很多。



“小……小静啊!!!”

哈?



“快来救我啊!!!!!”



咚!!!!!!!!!!!



静雄还来不及理解豆丁临的话,忽然直觉带动他的身体向旁边一躲!同一瞬间一道残影在他身边掠过!下一秒金属垃圾桶在静雄身后的墙上炸开!垃圾纷飞!色彩缤纷!!!



平和岛静雄人生第一次被别人扔金属垃圾桶。



静雄脸黑了。他将注意力从豆丁临身上移开移向垃圾桶飞来的方向。看清来者却又愣住了。



攻击者是个小鬼——没错,也是一个小豆丁。只是这小豆丁……


与年龄完全不相符的合身酒保服、与稚嫩的模样完全不相符的金发和墨镜、与未长开的五官完全不相符的超凶的表情——豆丁平和岛静雄对着静雄本尊怒目相视,龇牙咧嘴的大吼:


“你这家伙!!!怎么可以欺负小临?!!!!”



哈?


哈???


哈?????



静雄懵逼。他瞅着怒火中烧的豆丁版自己,又撇了一眼不远处阴影中某个坐看好戏的吃瓜跳蚤。


谁能告诉我这TM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大约几个小时前。】



所谓死对头,大概就是看到你不爽我就开心、看到你很不爽我就非常开心的这种关系。(1)



折原临也看着身边越堆越高的豆丁临也山,听着山底下自家死对头愤怒然而徒劳的怒吼,感觉密集恐惧症带来的恶心此时都升华成了美妙的满足感。报复成功所带来的愉悦激得他嘴角直往上扬,他也这么做了,而且还毫不收敛的直接肆意的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折原临也的笑声忽然停住。他看着眼前已经高耸入云的“山”,又看向“山”底下——被压着的人似乎还没放弃挣扎、还在不时地发出愤怒的吼声,然而现实毫不留情,无论静雄怎么扑腾,豆丁临也山仍旧无动于衷。


“………”


折原临也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转换成一种相当微妙的表情。


“看腻了,回新宿吧。”



他轻声自语,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向车站的方向一蹦一跳的走去。


溜了溜了。




临也的迅速撤退当然是有原因的。



先举个例子。因为折原临也捣蛋常常身陷陷阱的平和岛静雄,由于对临也的愤怒和恶意,渐渐拥有了“无论何时都能第一时间察觉到跳蚤所在”的超能力。


这其实说白了就是种执念在直觉上的体现,而直觉也从来不是怪物专属。


作为对观察人类、观察各种各样人类、为了观察人类对搞事有极大执念的清奇青年,折原临也同样受到非日常的青睐。能轻而易举的卷入各种普通人一辈子都遇不上几次的事件中的他,对非日常事件有异常的吸引力的同时,也具备对非日常敏锐的嗅觉。


也就是对异常事件精准的理解、掌握、预测的能力。



这次也一样。折原临也“溜了溜了”的理由…嗯玩过瘾了有点腻确实是原因之一,不过最主要的还是笑着笑着,他忽然有一种“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结束”的直觉。

——而且他还预测到这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和所谓的“豆丁临也”依旧脱不了关系。



“这种事我才不要管呢。”



列车到达新宿站。临也依旧步伐轻快地下车,向自家事务所走去。他虽然很罕见的主动退出非日常,但这并不影响他脑内思考假设接下来的事件发展。


——总觉得还会很麻烦。会怎么样?到明天后天乃至未来那些小家伙还不消失就这么囤聚在池袋街头?


——然后呢?池袋会乱成什么样子呢?小静会怎么处理呢?会狼狈成什么样呢?人类们又会怎么做呢?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


——唔……但会有人找到我这儿来吧。我才不想亲手打断这次的“狂欢”呢……要不我先消失几天?



折原临也饶有兴趣的思索着,脚下脚步不停,很快就走到了自家门口。但这时他心中忽然扬起一股熟悉的危机感。


嗯?这个感觉?


“小静?”——不可能不可能。草履虫还在池袋大街上被压着呢,怎么着都不可能现在来这儿堵人………等一下!!!


脑袋想来灵光的折原临也在这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一种非常麻烦麻烦到他一点都不想去确认的可能性。



“……”

折原临也难得的收敛起全部表情,他吸了一口气,认命地往自家门口前进。临也听着愈来愈静的尖锐急促的门铃声——那来客仿佛和门铃有仇似的死命怼门铃,这种熟悉的霸道作风……——他的心情越来越沉重。



——什么天道好轮回。难道这次是要我面对爬满我楼道的浑蛋草履虫群吗???


——想想就很刺激……不超恐怖好吧!!!!!





不过好在,情况并没有临也想象的那么糟。


临也事务所前的楼道空空荡荡。看上去相当和谐、如果忽略掉那不停的聒噪着的门铃和不停的怼门铃的孤身一人的来访者的话。


嗯。只有一只豆丁:一只豆丁静雄。



缩了水的静雄——小孩子模样的豆丁静雄和豆丁临也一样,同样略带婴儿肥也同样矮小——此时的他甚至不及门铃高。折原临也看着豆丁静雄咬着牙憋着气,垫着脚努力伸长手臂堪堪够着门铃,用着对于未成年人来说过于恐怖的怪力狠狠怼着门铃,他不禁想笑。天呐,眼前的这只草履虫看上去是多么容易对付,多么滑稽……怎么还有一点小可爱呢?


就在他这么想时豆丁静雄忽然转头看过来。临也一愣,那一瞬间他察觉到豆丁静雄身上弥散开一阵强压着盛怒一般、压抑又汹涌的狠戾与暴躁,这气场和正版静雄几乎一摸一样。临也瞬间警觉起来,手也滑入口袋摸向小刀。

豆丁静雄看到临也忽然瞪大眼睛,他身边的气场像是要消散。但待豆丁静雄认真观察了临也一会儿,那危险的气场又回来了,还平添了几分警惕。


“你这家伙…你不是他。”


豆丁静雄放弃可怜的门铃转身对向折原临也,他一脸漠然——这是与折原临也熟悉的大号平和岛认真时如出一辙的表情。


“说!为什么你和他长得这么像?!还有告诉我、我的小临,现-在-究-竟-在-哪-里?!”




“……”



“噗。”


折原临也一下没忍住、笑场了。



请不要怪他,换是谁看着这样与自家宿敌如此相似又如此迥异的小鬼小大人一样的命令人都会忍俊不禁的。尤其这家伙还是那个那个无理霸道的平和岛静雄的模样。


临也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由于身高优势一直需要仰视的自家宿敌竟然缩水了这么多,矮到临也都只能低头去看他。这个“静雄”为了气场需要也直视着临也的眼睛,这身高差让他不得不抬起头——临也也是头一次发现那双一向蒙着阴影显得狠戾的琥珀色眼睛在灯光的照耀下竟然熠熠生辉,那样明亮好看,通透的好像极度清纯。


这时的临也已经忘记了刚才还被小鬼的气场吓到的事实。他走过去,看到豆丁静雄有些紧张的神色,他又笑了笑,一手摸出钥匙开门、一手直接伸到豆丁头顶抓了把金发狠狠揉了揉。



——手感好得一逼。





“行了,你的问题我回答你好了。”


临也超好心情。眼中充满了调笑。


“……”



“…就这么傻站着不累吗?”临也推开门,转身对向静雄。


“进来坐坐?”








tbc.(。 ́︿ ̀。)


(1)这是我很多年前看APH文看到的话,太有道理了一直记忆犹新。我忘了是哪篇文,CP好像是黑三角,这里用一下。




别问我正文一发完番外分上下干什么。orz最近真的忙、写完剩下的估计又得花一个周末,实在没办法。

为什么新坑不填挖以前坑写后续也不要问我,就是相吸正太orz小孩子的他们真的好。这样的他们又会对真正的静临产生什么影响呢?

以及我的主页就在这条下两条有一个300fo送签绘的活动 我不开奖就不过期、请随便报名、希望能参加的人多一点qwqqqqq

下周见吧w照例要评论。如果热度高评论多更新自然快一些……还是谢谢大家啦(。 ́︿ ̀。)



评论 ( 20 )
热度 ( 120 )

© lila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