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a

文瓶颈ing 正在尝试当画手
然后画也瓶颈了orz
主文野太芥 织太,国动博爱
啊 最近墨雨酱要把我踹双黑去了 我估计我文野也是博爱了
爱画啥画啥
Fo就别取关,这里玻璃心
(博客封面画师のか,侵权删。)

段子系列-花吐症(1)(APH金钱组)

阿尔弗雷德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得花吐症。事实上,在他吐花被自家哥哥发现之前,他一直觉得咳着咳着喷出花来是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情。“有些超人还能靠嘴发光弹呢!”当他漫不经心的和自家哥哥这样解释时,他看见对方那粗得吓人的眉毛扭在了一起,“无可救药的白痴!满脑子英雄的笨蛋!”亚瑟毫不留情地怒斥着,“你知道这是什么病吗?这有多严重吗?白痴!你会死的!”

死?

阿尔弗雷德从来不怕死。他自认为要想保持乐观积极的人生态度,就应顺其自然,坦荡处事。除非将具体的事实摆在他眼前,不然他是绝对不会去在意那些来自遥远未来的潜在威胁的……更不用说去畏惧他们了。这次当然也一样。“你怎么知道这一定会死呢?今天吐花瓣,说不定明天就能喷火了!”阿尔愤慨地争辩着,他盯着亚瑟,看着对方的脸一点点的涨成猪肝色……好吧,其实他对此还有些暗暗得意来着。
“……蠢蛋!”亚瑟气得有些语无伦次,“随便你好了!”亚瑟转头就走。

阿尔看着他的背影,无语的耸耸肩,本来满不在乎的表情却一点点严肃起来,阿尔有点郁闷:花吐症?吐花到死的病?hero我喜欢上谁喜欢到吐花了?谁值得hero喜欢到死呢???阿尔企图罗列脑中的好友名单,脑海中却在那之前浮现出另外一个人——某个东方人。那个东方人看着他,他那墨发系成的马尾被风微微卷起,在空中画着不规则的几何图案。王耀笑了,他向他伸出手……

“Oh,怎么可能是他。”

阿尔也笑了,他无奈的摇摇头驱散脑中王耀的身影,顺便也赶走了关于花吐症的杂念——想这些莫名其妙的事做什么呢?有什么意义呢?阿尔回到办公桌前,随手翻起桌上的文件, 视线却飘向桌角的玫瑰花——这是他早上刚吐的。阿尔发现,那朵花此时已经枯萎。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