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是我知音。
(简介在下)
高三党 开学长弧。高三上学期会努力保持月更。
清水写手 我这里其他什么都有就是不会有车
HE爱好者 发糖专业户。
产粮概率:静临>>闪恩>其他


(博客封面犬妈的!我超级喜欢这封面的那本清水本qwq侵权删哦)

【静临】病名为____不如放弃治疗

(上)治病方法太过奇葩?不如放弃治疗/这大概就是戏精本临了。

副标题在两者间摇摆不定。临也得了【看到静就会流泪】的病设定。



复健复健!!!划一个多月水了233333333我回来啦w

是发生在静临羁绊还不深时的故事。这个脑洞产生时间在《发烧就会放飞自我》之前(那是我入坑第一文)一直没写,现在终于下笔啦w

有点黑历史…本来是写提纲的所以开头就是在走剧情!!!熬过开头就好啦。以及这篇文以加深静临的羁绊为主,是友情向没有爱的!!!羁绊尚浅,情感浅薄,分手轻松。

好的祝食用愉快。






从某一天开始,折原临也只要一看见平和岛静雄,眼睛就会开始不大对劲。


——这种不科学的症状…是巧合?又或者……是自己对犬猿之仲的小静的厌恶终于达到心中所感的最高值,然后终于具像化了?哇、这可真厉害。


对此现象,临也的态度消极无谓到已经不可以用不在乎或者是冷漠来形容了。他毫不介意,就吐吐槽,也不打算治疗——该浪得还是浪,想捉弄静雄时还是一次不落的去池袋找人。毕竟,不舒服归不舒服,乐子还是得找的。


……但是这种平和的心态随着时间一点点发生了变化。


折原临也眼睛的病情加剧了。



起初,临也还只是看见平和岛双眼产生微妙的违和感,后来违和感逐渐变成了不适感、不适感也一点点加深,眼眶也一点点染上淡红——不。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那之后的某一天,临也照例去找静雄麻烦,看到静雄的第一眼,他的眼睛竟没有一丝疼痛——眼前却一模糊。一眨眼模糊感就消失了,但随即有什么东西顺着发热的眼眶流下来。临也一摸,湿的;抬手一看,手上沾着无色的液体;嗅嗅,有股湿咸湿咸的味道。


折原临也在那瞬间心中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果然。在那之后,折原临也只要看到平和岛静雄,眼眶就会莫名其妙的发热发湿,然后眼泪就会淌下来。虽然泪量很少,临也可以在静雄注意到之前擦干眼眶,但向来精明细心的情报贩子很快就发现:每次的泪量在他与静雄相遇次数的增加下,也不用人注意地呈现着暗暗增长的趋势。


——只要遇到那位与自己水火不容的死对头就会流泪,还会越“哭”越凶?!!!!



哇……太恶心了…这也太糟糕了!!!



折原临也终于开始注意到自己得的怪病了。


他率先问了新罗。但新罗完全不了解这种病。新罗没帮上忙不说,还忽然扬起兴趣,兴奋地向临也嚷嚷:“能不能让我解剖一下你的眼睛?!”临也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调侃了几句,就悻悻地离开了密医的家。


他还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打听这种病的消息,但一直都是一无所获。他尝试了各种奇奇怪怪的治病偏方,亦都效果甚微。折原临也看到平和岛静雄依旧眼泪盈眶——总而言之,折原临也的治病计划陷入了一种胶着着的僵局之中。


“哇。这还真是充满新鲜感的束手无策啊——”


折原临也苦手的情况极少,或者说“几乎不存在”才对。这种临也都毫无办法的情况还能拥有情报的也只有……折原临也躺在椅子上,看向桌上的电脑。在漆黑的房间中电脑屏幕亮着荧光,像是回应临也的视线似的,电脑桌面上正在待机的某个聊天室中,闪起一个让人恼火的头像。


九十九屋真一【哟,折原饮茶君。】


九十九屋真一【你是在烦恼什么吗?:D】








“…………”

电脑桌前,已经得知治病方法的情报贩子先生,

现在正陷入一种莫名其妙的烦躁与混乱之中。




让我们把时间回到十几分钟前。



九十九屋真一【哎呀,你这种病还真是很恶心。】


折原临也【我倒是觉得明明知道一切还假装不知道,让对方再重复一遍情况,还要故作惊讶的发表评论的某人更让人感到恶心呢。】


九十九屋真一【这可真是过奖了。:)】

九十九屋真一【话说回来,你这种病我以前也有听说过】

九十九屋真一【因为太过喜爱太过思念所以一见面就感动到哭出来之类的w】


折原临也【……】

折原临也【说重点。】


九十九屋真一【这种病的解决办法就是你们不见面不就可以了?】

九十九屋真一【还是说你做不到?你们的感情真好。那另一个办法就更方便了。】

九十九屋真一【只要对方温柔的亲吻一下病人的眼睛就好,很简单吧】


折原临也【……】


系统消息:折原临也死亡确定!


九十九屋真一【哦呀,就这样逃掉了,真是一点都不符合你人设的可爱啊】





“…………啧。”


折原临也抱腿坐在皮椅上,将头搁在膝盖上。他试图静下心思考,烦躁与混乱却混在一起自上而下,把他的脑子搅得像团浆糊。临也现在有点后悔:竟然会为了个小病去找九十九屋索求情报——天下还有谁比他更清楚九十九屋的为人?想不被调侃轻轻松松地得到个正经答案?哪有那么容易?


而且所得到的这个治病“药方”………虽然知道九十九屋不会在情报上造假,但这又怎么可能做到?!这可是他和平和岛静雄!全东京都知道的一对死对头!!平和岛怎么可能同意为了给他治个怪病就亲临也的眼睛?就算是平和岛同意,那他也怎么可能接受?怪物的亲吻对他来说实在滑稽之至,恶心至极!

这该怎么办?


“…………”

“……算了。不过是一个小静。”



沉默许久,临也忽然直起身,他活动着僵硬的四肢,微微叹了一口气,语气却是异样的轻松。


“也只能怪我钻牛角尖了。说到底,为了治‘见到小静就会流泪’的病就容忍事情向那么可笑的方向发展,这有必要吗?说狠一点,小静对我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平和岛静雄对于折原临也算什么?

看不惯的混迹在人群中的怪物。一个挑战并企图征服的目标。老同学。从小打到大的死对头。犬猿之仲。无所事事时的捉弄对象。生活中的“乐子”。

除此之外呢?还有呢?只有这些吗?

目前而言。只有这些。

这样他们的关系是多脆弱?


此时平和岛静雄与折原临也之间的联系,无外乎彼此的敌对,仇恨与夹杂在其间微乎其微的,因为势均力敌而生的愉悦。

但这些都是浮于表面的。只是一时快感而无根基。他们没有生命的羁绊,例如爱。没有深刻的联系,一切看似轰轰烈烈的感情,都是脆弱的。

发生变故,分崩离析犹如自然而然。

变故,比如这次。



“既然是‘见到小静就会流泪’的病,那只要不见到平和岛静雄不就不治而愈了?”

——我们的关系还没有紧密到让我放弃原则和尊严的地步。


“虽然很遗憾这场游戏要提前落下帷幕,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但是在被小静发现之前,先维持现在的状态吧。”

——所以来吧。


“毕竟乐子还是要找的呀。”

——这是最后的游戏。


“到小静发现病情之时,就让一切结束吧。”


——这是一场有倒计时的狂欢。

——属于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的,最后的狂欢。








阳光散落在池袋街头。

——日常的池袋,和平的池袋。


一切都一如既往,和谐普通到让人心安。无论是拥抱着走过的火热情侣,还是嬉笑打闹着的来良学生,或是那个在发传单的奇怪的俄罗斯黑人,抑或是街头飞起的自贩机,都……

和平……

平和……

“啊你个死跳蚤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点都不平和。


平和岛静雄咆哮着追赶前面的黑色人影,手中的标志杆因使用者的

的怪力被扭曲成怪异的角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出笑声的黑色人影飞快地在人群中游走,当他跑过时人们自觉地为他让开一条路,并胆战心惊地看着下一秒黑发酒保紧随其后。


——金发的干架人偶平和岛静雄和一身黑的灵活的情报贩子折原临也。

——池袋传说之一,二十四小时干架的犬猿之仲组合,就这样张扬地现身在大街上,进行着惯例的互相伤害。


嘛。如果去掉“平和”,“一如既往”倒是和此情此景很是相配呢。

路过的人不约而同的这样想。

但是在异于常人的敏锐直觉的引导下,干架人偶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不仅仅因为愤怒,还因为对某件事的察觉。

——对“折原临也很不正常”这件事。


平和岛静雄觉得,最近那只死跳蚤十分不对劲。



似乎一切都是从某一天开始的。那一天平和岛静雄在大街上看到折原临也的时候,临也刚放下揉眼睛的手。也许是刚被揉过的缘故吧,临也的眼眶有些发红,比往常更明亮一些的红色眸子中,有一丝难以置信一闪而过。

“……”?很少见到折原临也这幅模样,静雄感到奇怪。刚想开口问,不远处那人忽然又扬起让人讨厌的恶质笑容,眼中的明亮也消失了。

“阿啦?小静?”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又故作惊讶的戏谑声响起,平和岛终压不下一瞬间漫溢于心口的愤怒感,将其他一切抛诸脑后,拎起最近的垃圾桶就像临也甩过去!


蓝色的垃圾桶飞在空中。


哗啦!!!垃圾桶砸在地上的一瞬间折原临也反身跳起,与静雄的攻击擦肩而过。彩色的垃圾因剧烈的撞击从桶中蹦出,色彩纷呈间黑色身影猛然突近!

临也俯身蓄力右脚一蹬,直冲到静雄面前,一道寒光闪过!静雄的胸口一阵刺痛。


“………这死跳蚤…!!!”

平和岛静雄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自己的一套宝贝酒保服又被毁了。他恶狠狠地看向折原临也,却发现这次对方不像往常那样在原地坐等静雄发飙并加以嘲讽,而是直接收了小刀飞快地混在人群中溜走了。撤退模式的情报贩子脚底生风,一眨眼就跑出了静雄来得及追上的危险距离。


“……”

静雄目送黑色背影消失。

直觉告诉他,好像有什么不大对劲。




——在那之后,临也虽然依旧来找麻烦,但一些异常一点点浮现。

比如来找麻烦的次数一点点变小……虽然这几天又变多了。

比如像这样用小刀怼正面的情况越来越少。

比如……

“哇啊?!”


惊叫声忽然想起打断了静雄的思路。静雄停下脚步循声看去,原来是自己追人太急,心思又不在这频道上,做过人群时没收好标志杆,杆差点扫过一个路人的胸口。路人吓得脸色苍白,腿都软了。静雄刚想道歉,眼角余光扫过正追的那个方向,眉皱起来。


也许是这个意外的缘故,人群关注的焦点从静临身上转移到静雄和路人这边。人们向这里围拢,临也似乎也注意到了这点,依然在人群中逆行,速度却也慢下来。他的黑色背影在人群中若隐若现。

——背影。

——对,这是最奇怪的。


从前,那只死跳蚤总爱与静雄面对面,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开腔戏谑。但最近,不知为何临也开始戴上帽子,两人直面对峙的情况也越来越少。折原临也见面直接嘲讽,又在静雄发飙追上之前潇洒转身,留下一个渐行渐远又格外让人火大的背影……这样子怪怪的,而且,像是在隐藏什么似的。


不爽。静雄眯眼看着渐行渐远没入人群的情报贩子。他放下标志杆,不动声色地向那背影快步走去。人群似乎还未意识到事态的变化,仍以路人为中心围聚,临也也似乎没发现静雄的关注点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仍不急不缓地向前走着。这样静雄很快就追上他。


“喂,死跳蚤!”

静雄找准时机一下狠狠抓住了临也随步子摆动的右手手腕。

临也身子猛地一颤,然后剧烈挣扎。静雄抓着临也手腕看向临也的脸,却发现在帽沿的阴影下全无法看得真切。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抬起另一只手,直接将临也的帽子掀下。



……………?!


阳光照在临也脸上,静雄愣住了。


折原临也正恶狠狠地瞪着平和岛静雄。他双唇紧抿,因戴帽与挣扎弄得要些凌乱的细碎刘海下,眼神锐利如刀刃——但是这份狠戾却因眸上氤氲的水汽而生生减去了一半威力。

临也在“哭”,他的眼睛又亮又清澈,晶莹的泪水争先恐后的涌出来,顺着眼眶划下脸颊,在下巴尖儿凝成大滴的泪珠,“啪踏啪嗒”地直往下掉。




“………………”平和岛静雄懵逼。

折原临也乘机一把甩开静雄的手,他后退一步,用悲壮而决绝的目光深深望了静雄一眼,然后低下头,用颤抖的双手将双眼罩住。


“……你。”场面有点尴尬。静雄犹豫了一下,开始斟酌着词:“你没事吧?”谁能想到平和岛有一天竟然会关心折原?他甚至下意识的迈上前一步,但临也见他的动作,厌恶的再向后退了几步。两人之间的距离进一步拉大。临也还像不忍再与静雄直视似的,转过身不看他。


“……都怪小静。”

临也沉默了半响,幽幽开口。


“……”嗯?

——我今天好像真的什么都还没做………???

平和岛静雄被搞得一头雾水。


折原临也好像刻意要搅乱平和岛静雄本就一片混乱的脑回路似的,毫不留情的抬高声音继续说:



“小静,你还有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他又向前一步,眼角余光扫过呆立在原地的单细胞,嘴角扬起弧度。



“你得正视事实才对啊!”

他悄悄前倾身子,将力量注入小腿,调整到备跑的姿势。



“小静你难道不知道吗?”

——好了好了准备。




“就是你长得太丑了太辣眼睛,才会让我眼睛疼到流泪啊!!!!”

——再见了您嘞!


灵活的情报贩子折原临也如利箭离弦般蹿出!刹那间已蹿出老远,化为人群外的一个小黑点。

小黑点对着人群中央的金发酒保挥动手臂,动作故意的浮夸。



“……”


静雄茫然的看着临也挥动的手臂,大脑还在当机状态。



“……………”



“………等等。”



“…等等混蛋跳蚤你刚才说什么?!!!”


终于回过神来的平和岛静雄怒火中烧。他狠狠看向临也,却发现刚才还挥得嚣张的胳膊连同其主人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竟然为了逃跑用假哭这种手段………狡猾的死跳蚤!!!!”




“下次别让我抓到你!浑蛋临也!!!!”



风将野兽般的吼声传向远方。传进已经跑远的情报贩子耳中。

折原临也听了一下忍俊不禁,直接笑出声。


不得不说连他自己都要为他的应变能力折服了。随时随地面对突发状况能毫无彩排的开始几乎完美的演出——这算什么?这大概就是戏精本临了。

小静真是也个单细胞,反应速度那么慢,天知道临也临场表演时憋笑憋得多辛苦,他的肺都要笑炸了。




……


呐,话说,“下次别让我抓到?”


“抱歉,没有下次了哦。”




折原临也最后再深深看了池袋街道一眼,像是有些遗憾的耸耸肩。


“也没有办法嘛,既然治病方法太过恶心无法接受,那就只能放弃治疗了。”


“很仓促。但是,永别啦。小静。”


折原临也笑着叹了口气。然后像是什么都不再留恋一般离开了。





TBC.


我说临也啊,你立这么明显的Flag,不推翻他简直就是轻视Flag这个词啊。



如文前言言,这篇文是静临两人因为莫名其妙的病,建立羁绊的故事。emmmmm我觉得应该很少有其他同人文临也从静临关系间撒手比我这篇还干净利落了。

这个脑洞是在很久前想到的。那时我的CP观是双双冷漠。就是平时看上去轰轰烈烈,到实在不得不放手时那就毫不犹豫的分手。毕竟没有深及生命的羁绊,谁离开谁都不会活不了。过分的拖泥带水只是不理智的表现,以及对自己尊严的一种践踏。


好吧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大概就是,这就是我想这个脑洞时的想法(其实现在也觉得挺有道理的),不喜勿喷,喜欢就给我小红心和蓝手,以及评论吧。


本文三发完结。2~3日一更新。我觉得我写着写着就超字数。绝望。

就这样。




评论 ( 18 )
热度 ( 128 )

© lila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