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a

文瓶颈ing 正在尝试当画手
然后画也瓶颈了orz
主文野太芥 织太,国动博爱
啊 最近墨雨酱要把我踹双黑去了 我估计我文野也是博爱了
爱画啥画啥
Fo就别取关,这里玻璃心
(博客封面画师のか,侵权删。)

《关于先生》(1)【不可知论】

《关于先生》
再次强调CP太芥,赞美太芥!
芥川视角的回忆录,也许自带主观意识可能OOC,整篇文章内容如题,关于先生。
大概是长篇,这是part.1。祝食用愉快。


先生曾经告诉过我,神在授予人类看脸的潜意识之前,特意为社会换上了一身光鲜亮丽的装束。他甚至还亲自帮社会带上用阳光编成的面纱——“这样孩子们就都会喜欢你了吧”神打了个清脆的响指,然后亚当和夏娃抬起头,他们看着身边坐着的社会,露出满足而安心的笑容。

“但又有谁知道那金丝面纱之下的脸是什么样子的呢?仅仅被阳光蒙蔽了双眼,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美的,当年的亚当夏娃是这样,现在的人类也是这样。真是毫无长进!而且耿直单纯的让我无法理解。”


先生总是在孩子气的发牢骚,但抱怨的却总是需要利刃划破人间本质才能挖掘而出的对象。这是我很多年后才总结出来的。而在先生还是我先生的当年,我听着他说出这样的话,感到的仅仅是几乎要从字里行间满溢而出的中二气息。我几乎是在用疑惑而鄙夷的目光看着先生——不对他进行直接否定只是介于对他的尊敬,而且也不需要口头否定——先生回望我时的眼神,分明是读透了我对他观点的不理解,在为我粗浅的鄙夷感到无奈和惋惜。

“现在的芥川君,果然仍无法交流。经验不足又不够智慧,真不愧是我最差劲的学生。”


他说的话我一向无法反驳。

于是我选择保持沉默。





有人说,没有经历苦难的超脱是轻佻的。(1)



先生的人生是人间超脱的人生。


——他虽说挂名我的先生,但实际并不比我年长多少岁。要是他尚在世,现在大抵也仅仅三十出头的年纪,仍不很年长。更不用提十多年前,那时他作为稚幼的我的先生,自己却也还只是个刚刚成年的男人(甚至也许用男孩更妥帖些?),绝对的年轻,年轻到成为一个少年的先生都是那么让人不可思议。

但这般年轻的他眼中的世界却灰暗真实到残酷。这究竟是为什么呢?直到现在我仍不清楚一个十八九岁人能经历多大的苦难,他的阅历如何能丰富到足够他把这个世界看得如此透彻,那他的超脱是否轻佻呢?我不愿深究,也不想承认事实。

在他刚死去的那几年,我曾发了疯似的执着于弄清他眼中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我带着他留下的部分随笔杂记拜访了许多人,他们中的大部分看完之后沉默,并对无法帮到我表示遗憾,其余的一小部分则在无法理解的同时,无法抑制眼光中粗浅的鄙夷之意。

我很轻易的在那些名为鄙夷的不理解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然后我终于果决的放弃了。

我也终于明白像我这样差劲的学生,是不可能找到能够理解先生,解读先生世界的办法的。对此我无可奈何,却也暗暗窃喜——先生生前就常说自己是失格的人类,他一向看人很准,看待自己也是如此。因此,无法理解他是否也算得上是我仍为人间的证据呢?在已不存在先生的世界,这份无能为力是否能帮我剪断枷锁,从对先生的执念中毕业呢?

我因自己这样的想法发笑,我笑原来自己一直都在这么怯懦而又卑微的渴求救赎,我也在怜悯先生终究无法被人间理解的事实。这份怜悯带着快意——原来我也能有嘲讽先生的一天!我想这若是被先生知道,作为回敬怕是他又要对我恶语相向了,那他会怎么嘲笑我呢?我饶有兴味的想着,但先生终究已故,他那张善于呕吐恶语的嘴再不可能开合了,因此我也只能这么想想罢了。

TBC?


注:
(1)来源:傅雷(《傅雷家书》)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