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a

文瓶颈ing 正在尝试当画手
然后画也瓶颈了orz
主文野太芥 织太,国动博爱
啊 最近墨雨酱要把我踹双黑去了 我估计我文野也是博爱了
爱画啥画啥
Fo就别取关,这里玻璃心
(博客封面画师のか,侵权删。)

《关于先生》(2)【外貌论】

《关于先生》
CP太芥,芥川视角的回忆录,内容如题,关于先生。
大概是长篇,这是part.2。(本章带微无赖组(文末)微友情向织太?)


上次我的回忆以先生对我的一次教诲开头。他说“神在授予人类看脸的潜意识之前”,换句话说,他十分直截地指出人类是一种“看脸”的生物。


这里的脸即外表。习惯以外表评定一个人的好坏是人类的通病。而这样肤浅幼稚的行为无疑又是先生厌恶又无法理解的。但是……我想起在酒吧先生身旁常常环绕着的莺莺燕燕,那些生得极美艳的女人一窝蜂的围在先生身边,甚至黏在先生的肩与手臂上——她们就像一群贪得无厌的鬣狗,急不可耐的想要饕餮(1)先生;却也像卑微至极的索爱者,穷极一切,只为让自己的身影映上先生鸢色的眼睛。


而先生他,他像个情场老手般温柔的笑着熟练的将她们一一应付,用我听着都觉得浅显低幼到可笑的甜言蜜语轻而易举地收获女人们廉价的笑容与爱意——他真的很有这方面的才能。托着乘满软饮料的玻璃杯的坐在一边的我每每看到这一幕都会想:果然正如先生所说的,人类都是外貌协会的会员;我还会感慨:这个世界的造物主真是个毫无公平正义观念,处事全凭自我意识而又恶趣味的疯子。要不然,他为什么要给我的先生这样一个厌恶人间,厌恶他所规定的一切人间潜规则的失格者那些恪守人间之道的人类都无法获得的馈赠呢?——就比如说,美貌?




——我之前就说过,以外表评定一个人的好坏是先生厌恶又无法理解的。

——但不得不承认,这样轻视外表蔑视以貌取人的我的先生,却生着精致到让人嫉妒又欲罢不能的俊美的容颜。






【一旦写到真正想要描写的东西,那一刹那反倒什么都不想写了。怎么样都行,反正就算描写得再具体,词藻再华丽也没什么意义——这种想法陡然掠过我的脑海。 】(2)




我也不想隐瞒什么。今天关于先生我想追忆的主题就是外貌,或者说,至少在我写下这行字以前,我今天的计划就是为未来的我回忆出,描摹出至少现在在我脑内尚存的,先生潇洒动人的模样。但到这儿——我终于将背景铺完,将意识引入主题之时,


忽然之间,我不想动笔了。


我记忆中先生的容貌——他的面庞还是十分清晰。我也有些诧异——原来十多年是这么短,短到这么长时间未见的逝者还能在我的记忆中鲜活得像昨天刚碰到过。当然,这坚定了我偷懒的决心——既然十年能记住,那二十年三十年又有什么难度呢?因此刻意记录又有什么意义呢?话再说回来,在今天,曾经的先生长啥样这件事本来就无关紧要,你记得再清楚,都不可能在街上遇见他,你连认出他的机会都没有,那你记得再清楚又有什么用呢?


……有这样的安慰,我于是真的不想动笔了。我还在兀自推脱,我告诉自己,此时此刻,就算是有一个听客在听我讲关于先生的故事,他也不会因为我描述先生外貌时多用的几个词藻而多出哪怕是一丝的感动,退一步讲,若他未多打半个困倦的呵欠,那我就因感恩戴德。

“你如果真的,一定要在物质上留下先生的模样,那你还不如直接找张先生的照片裱好挂起来。”



我自己提议。


然后我被自己的提议逗笑了。



我清楚我不可能有先生的照片——先生向来不喜欢拍照,我所知道的他的唯一一张照片还是当初和他的朋友织田作,安吾一起拍的三人合照,那张合照曾在先生的皮夹中保留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在织田作去世的那一天,他当着我的面把它烧掉了。




——是在飘着细雪的深夜的街道。是在从医院回到住所的途中,先生忽然停下脚步。他从皮夹中翻出那张照片。


“照相机和照片,他们的发明就是一种资源的浪费。拍照又不能留下照片中人的灵魂,”


先生右手捏着照片的一角,左手从兜中掏出打火机。先生从不抽烟,我不知道先生的打火机是从哪儿来的。我看着先生点燃照片——火光中的先生的侧脸比平常更漂亮,可以说美得不可思议,我想如果我是个女孩也许我都要看呆了。但我不是。那时的我觉得先生接下来要说完的话才是身为徒弟的我该注意的重点。


“同样是空洞的人形,照片中的人像和失去灵魂的人的躯壳是一样的。”


“既然都是尸体,那就该一起被火化。”



先生的话语随着寒风穿越时空,飘入十多年之后的今天的我的耳中。它促使我在产生“挂先生照片”这一想法的下一秒就忍俊不禁了。不过笑归笑,若是我身边真的有先生的照片,我一定会不假思索的把他挂在床前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将尸体挂在家中,还挂在最显眼的地方,是个正常人类的话一定不会这么做吧。



好吧。我承认,这将会是我效仿人间失格的我的先生的最最失败的一次。


TBC?






(1)饕餮真的可以当动词用!!!大概是吃相极其狼狈的吃。

(2)改变太宰治的《人间失格》里的名句:
【一旦别人问起自己想要什么,那一刹那反倒什么都不想要了。怎么样都行,反正不可能有什么让我快乐的东西——这种想法陡然掠过我的脑海。】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