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a

文瓶颈ing 正在尝试当画手
然后画也瓶颈了orz
主文野太芥 织太,国动博爱
啊 最近墨雨酱要把我踹双黑去了 我估计我文野也是博爱了
爱画啥画啥
Fo就别取关,这里玻璃心
(博客封面画师のか,侵权删。)

黄土之上

黄土之上
#段子 #太芥 #宰视角




嗒,嗒,嗒……


有什么声音吵醒了我,我睁开眼睛。在清明纯粹的绝对黑暗中,一个人很容易就能听到头顶树木的呼吸声,也很容易就能在因寂静而格外明显的窸窣声中,辨别出本不应融于其中的成分。


——是脚步声。


我思量着。脚步声由远渐近,很显然是有人在走过来。我很难得的提起兴致。在这样的荒野,高跟短靴的鞋跟和干硬的黄土地碰撞的声音,真的实在是太过罕见而且突兀了。而能强行与这份奇异搭上边的,恐怕也就只有偶然路过此地,却不曾想真的在此上吊成功,然后被土人半是惶恐半是嫌恶的草草埋于黄土之下的,同样怪异而突兀的异乡人(我)了——我有一种自信,他是为我而来的。就在冥冥中,这样莫名其妙的直觉油然而生。


所以,是谁呢?


我饶有兴味的盯着上方虚无黑暗中的某一点,我看的很认真,认真得连我都要几乎相信自己真能透过覆于身上的厚厚黄土看到现在地上/人间的景致——当然其实我完全看不见。

我只能聆听着周围的动静,凝神于那渐近的脚步声——不知道是因为黄土过于松散还是来者太过消瘦,那脚步声颇有气无力,却也不拖泥带水——他一直保持着恰到好处的速度,不拖沓又不焦躁。我扬起嘴角:这样理想化的从容很轻易的讨好了我,我心中扬起莫名其妙的愉悦(有点类似于满意感),这份愉悦支撑我直到他在我的坟前停下来都未从单调的步伐声中感到一丝不耐烦。


我继续盯着那虚无的一点。


我在想象,以来者的视角,现在他眼前的我的坟,绝对寒酸得不像坟,估计只是一个微微隆起的土堆(或许土堆旁还有一棵树?)。现在的他正沉默着,我知道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有趣,眉一定微微皱起,他的眼中一定带着怀疑——怀疑自己是否找对了地方——这让我像个小孩子一样被一种类似恶作剧成功的恶意的自豪感包裹了。



我知道他一定会说些什么,于是我等待着他开口。



然后他说话了,他的嗓音过于沙哑充血,他问我“你是太宰先生吗?”。



然后没等我回答就继续说:



“我找到您了。”




我睁大眼睛,我感到难以置信却又意料之中。随即我笑起来,我的眼睛又因染上笑意而眯起。


就在那一瞬间,我一直盯着的那黑暗中的一点,忽的被光晕所包围。仿佛厚厚的黄土被谁所清开,我真的,再度看见了人间的景致——灰蓝色的天空,暗淡的云,草木稀疏的荒凉的黄土地,但我没精力注意这些。我心情复杂的仰视着那位来者——一身漆黑的青年,唯有发梢染着淡淡的灰白,他那双大而无神的黑眼睛也正凝视着我(或者说是我的土堆,我相信他是无法透过黄土看到我的),彼时我们的目光正好相逢,这样偶然的四目相对让我不知为何嗅到了一股宿命的味道。盯着他那双空空荡荡的眸子,我不禁叹息一声:



“芥川,真不愧是你。”






fin.

复建用段子,嗯,就这样没了。



我这样不走心绝对会掉粉。

承认烂尾orz啊话说………这其实是预告来着,以后会有一篇文以芥川视角叙述,名字暂定“橘树之下”,到时候再认真讲故事吧…………

以及今天估计还能再更些…………等我更新啊…

评论

热度(15)